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谁是建国后第一个被悬赏通缉的悍匪?

22号公馆2019-04-14 16:28:08

【导语】据新京报报道,昨日晚8点,黑龙江延寿县看守所三名脱逃人员之一李海伟在延寿县玉山村黄家屯附近被抓获。今天零点50分,哈尔滨警方官微“平安哈尔滨”发消息,警方在延寿县青川乡新胜村擒获了另一名逃犯王大民,另一名在逃人员高玉伦也被发现了行踪。此时距离3名在押人员脱逃不过两天的时间。


逃犯威胁着公共安全。那些年让人闻之色变的逃犯有哪些?追捕他们又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东北二王”:1949年后第一张悬赏通缉令为他们发出


谈到中国悍匪,全国著名的“东北二王”是绕不过去的。


1983年2月12日,大年三十,沈阳。王宗方、王宗玮兄弟俩混入沈阳空军463医院,王宗方撬开小卖部房门,入室盗窃,王宗玮在外放哨。这时,有医院人员发现王宗玮形迹可疑,将他带到医院外科室盘查,随后企图逃跑的王宗方也被抓住。匆忙之下,王宗玮开枪打死5名医护人员,趁机逃窜。


当沈阳市公安局接到报案派民警赶到现场时,“二王”早已外逃。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二王”先后在湖南西里坪、湖南衡阳、湖北武汉一医院理疗室、武汉岱山检查站出现。在西里坪王宗玮开枪打伤了乘警,在湖南衡阳“二王”打死了前来追赶的工人,在岱山检查站,“二王”与岱山派出所民警展开激烈枪战,王宗玮当场连开10枪,打死2名民警、4名市民,在逃脱途中又打死一名路人,夺车逃窜,消失了踪影。


当时全国都在问:二王到底在哪?若有一高一矮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就会成为侧目的对象。1983年5月17日,为了追捕“二王”,建国后第一张通缉令由公安部直接签发,用专机运往全国各地乡村张贴,悬赏2000元的通缉令一夜间贴满了大街小巷。全国上下,火车站、机场、旅馆等地到处张贴“二王”照片,连中小学生都组织学习,记住“二王”的相貌特征。








作为“文革”结束后第一起恶性暴力犯罪,王宗方和王宗玮,这对来自沈阳一个教师家庭的两兄弟,面对的是当时相对纯净的治安环境和薄弱的刑事侦查力量。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公安,所谓刑事科,15块钱以上的事全管,“没有应对暴力犯罪的经验”,“二王案”当年前线总指挥、前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文说。“悬赏通缉、特警、巡警、道路检查点和‘110’,这些中国的刑侦网络是从‘二王’开始建立”。“连传真机也是为了‘二王’买的,好赶紧把照片传往全国。”


1983年9月13日,“二王”在江西广昌县被发现。此时,两人已经流亡7个多月,身负9条人命。收到消息后,围歼“二王”的指挥部立即在广昌盱江林场成立,公安、武警及民兵2万多人组成了四个包围圈。“再让‘二王’跑了,谁都没法交代”,曾参与追捕的江西赣州宁都县公安局驯犬师谢竹生说,公安部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二王”围歼在广昌。


那是广昌一代人的记忆,谢竹生说,他们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部队和枪。两火车部队被紧急运到广昌,解放军和民兵在6个小时内把大山包成了一个铁桶,分成6个区域,每个解放军配三个民兵,三挺冲锋枪。警察沿着公路布点,五六十米一个点,要求是两个人互相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几十公里的公路都是如此。广昌所有往外通的路口都有人站岗,在紧挨赣南的福建建宁,调动了一个师的军队在布防。但一直到当月16日,这种人海战术地搜索毫无收获。


1983年9月18日,“二王”在广昌南坑山附近出现,几千人立刻分成小分队,上山进行拉网式搜索,最终发现了“二王”踪迹, 并将他们当场击毙。自此,全国流窜,杀人抢劫,让中国人担心了7个月零6天的“二王”终于死了。最后围剿两人的情形,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被传为:武警公安出动数万人围剿,被二人手中的两只AK压得无法前进。最终不得以使用重武器轮番地毯式轰炸12小时,才有大胆的武警带着警犬上山拉出两人已经血肉模糊的尸首。


刘文说:“‘二王’是一个转折点”。“二王”案时间之长、地域之广、投入之大,从新中国建立以来前所未有。而且因为抓到的时候“二王”已经死了,没人能说清,他们到底去过哪些地方,哪些案子是他们干的。


同年夏,邓小平在北戴河召开会议,第一次做出了“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指示。







●围捕马加爵:首次上央视的“A级通缉令”,全国共出动170万警力


提起马加爵,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陌生。轰动全国的“马加爵案”曾掀起一股关于社会教育、健全人格、犯罪心理、高校管理的反思潮,也让警方经历了一场28天的追捕。


2004年2月23日,昆明市公安局接报云南大学学生公寓一宿舍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在该宿舍柜子内共发现4具被钝器击打致死的男性尸体。被害人死亡时间约1周左右,作案时间初步认定在2004年2月13日至15日。


随后经公安机关工作查明,凶器疑为一把铁锤,该校学生马加爵有重大犯罪嫌疑。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立即向全社会发出2004年第11号A级通缉令。据公安部刑侦局的一位官员介绍:“A级”是为了抓捕公安部认为应重点通缉者而发布的命令——适用于重大或突发恶性案件。









“公安部通过传真或警方内部的系统网络,会在1小时内将通缉令发至各省公安厅,包括被通缉人的姓名、性别、年龄、体貌特征,以及近期照片。而在12小时内,命令会传达到派出所、治安、巡察、监所等基层部门的每一名警员手中。”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透露:对马加爵的通缉令,是首次在中央电视台公开的通缉令,他的彩照也上了电视。


根据马加爵被捕后的供述,他先乘火车,从昆明到广州,然后于2月28日到达三亚。在三亚藏匿的日子里,马加爵伪装成乞丐,每天在街头、商店走廊、桥头到处躲藏。


马加爵一人几乎让全社会的公民都被纳入到了一种非常状态下的动员机制中来,马加爵落网地三亚市就是这个动员机制中的重要一环。海南省公安厅给三亚分配了3.5万张通缉令,为了全面覆盖三亚每一寸土地。

结果海南全省收到重点线索有37条,零星的达300多条,仅三亚市公安部门就收到17条线索,前16条线索都被排除,而最后一条线索直接导致3月15日马加爵在三亚市河西区被捉。 “这是共和国历史上规模罕见的一场追捕行动。”海南省公安厅一位官员如是评价。


根据公安部的统计,自马加爵出逃之日起,全国共出动170万警力围捕疑凶。其中,在案件发生地云南,全省共动员6万名警力,发出通缉令数十万份;在马加爵的家乡广西,共出动警力11万人次,翻印公安部通缉令和马加爵的照片130多万张,调查和查控有关涉及马加爵的关系人千余人,清查公共场所4.3万多处,边境口岸公安机关则将案情及马加爵的照片通报越南警方,联系对方协助查缉;在疑犯缉捕地海南,开展了5场地毯式的查缉行动,紧急出动警力数万人次,设卡点100余处,搜查重点场所1000余处,走访群众1500余人次。


马加爵最终没能逃过天罗地网。至于马加爵的犯罪动机,现在仍众说纷纭。







●周克华:与警方周旋8年之久,最后败于自己的骄狂


贾樟柯导演的影片《天注定》以四段式结构讲述了四个取材于真实事件的故事。在其中一个故事里,王宝强扮演的主人公是一个谜一样的打工仔,他总能在每年春节回到家乡以及平时给家里寄回不少钱,他熟练冷酷地打劫、射杀路人,计划着下一个落脚点去缅甸,因为可以换一把更快的枪。


这个故事的原型便是取材于周克华。


“东北二王”慌不择路7个多月,周克华则与警方周旋了8年之久。他身携枪支、作案筹划缜密、犯案少留活口、极少暴露行踪,且性格坚忍、反侦查与生存能力高于常人。


周克华第一次杀人是在2004年4月22日。那时,躲债的周克华以他闻名于世的残忍方式——爆头,枪杀了刚从江北区红旗河沟的工商银行取完钱的某公司出纳赵峥和会计周光容。


据《南方周末》报道,周克华的初次行凶即已显示他日后一贯的冷静。他不慌不忙掀开米黄色衬衣,将黑色手枪插进腰间的枪套,弯腰捡起女性挎包和纸袋,转身向红旗河沟转盘走去,在钻进转盘地下通道后,突然加速逃跑消失。


日后,周克华犯案的高效与毒辣一再上演,有关“周克华曾经参军/参加特警”的传言不胫而走。2012年8月14日,在周克华被击毙后,长沙专案组介绍,在2004年前,周克华曾在缅甸参加过雇佣军。


此后,周克华又跨三省犯十案,手染十条人命,周克华的反侦察能力极强,其前妻徐蓉告诉警方:周克华曾透露其近几年在外逃亡期间不管春夏秋冬,都靠睡袋睡在坟地中,并且平时还会坚持做俯卧撑、越野跑等体育锻炼。长沙网吧的老板也曾回忆,周克华每次上网吃盒饭的时候,都会把垃圾带走,从不遗漏。


2012年8月10日上午,重庆沙坪坝区凤鸣山康居苑路口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造成一死两伤。经警方查证,行凶者正是在江苏、湖南、重庆等地多次作案,杀死杀伤多人,“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制造者的案犯:周克华。


“8•10”枪案后,重庆共出动警力4万进行搜捕。但对周克华而言,比这更具威胁的,是散落在重庆大街小巷的186万份通缉令。这让周克华成为这座近3000万人口的城市中,辨识度最高的人。一份明证是:在周克华逃窜的92小时内,警方接到700个举报电话。“整个城市都是天罗地网。”重庆警方说。加之周克华自认一帆风顺、天下无敌,直至重庆犯案时已内心骄狂,他甚至开始使用手机,毫无防备地对女友透露作案计划,声称“还要干一单大的”。


而八年以来,公安部门穷尽手段搜集了周克华犯罪生涯所留下的点滴蛛丝马迹,对其相貌、人体特征、性格特点、作案手法、行动方式进行反复研究核对判断,“周克华右腿的步伐频率比左腿快0.02秒,他上楼梯先迈左脚,每次走十几米、左拐、上楼梯、上车都会回头……”八年来,技术部门对周的人体特征已反复研判熟稔于胸。


2012年8月11日,一名重庆市民向警方举报称,在重庆市区的一家商场看到一名疑似周克华的身影,公安部门随后对商场的监控录像进行甄别,并确认了疑似男子就是周克华。虽然狡猾的周克华已经逃离,但警方确认周克华依然藏身于重庆的闹市区,并调整了排查重点。


最终在出动4万警力,117条武警搜索犬,419辆巡查车辆,设立289个武装检查站,对重点地区清查7.9万次后,民警周瑨、王晓渝得以在2012年8月14日凌晨和周克华狭路相逢,以“爆头”残忍手法而闻名于世的周克华,在这天被当场击毙。







●警方和公众合力让悍匪无处可逃


悍匪在逃,对公共安全和社会民心都有着极大的影响。


从80年代围捕“东北二王”,到新世纪的马加爵案和周克华案,可以看出警方的布控速度越来越快,巡逻、排查能力越来越高,中国刑事侦破近年来在技术上取得长足的进步。


同时,悬赏通缉令等手段的运用越来越普遍,围捕“东北二王”悬赏2000元,“马加爵案”悬赏20万元,“周克华案”悬赏30万元,到如今,越狱三犯悬赏共达45万元,这些案例,都促使群众积极参与到追逃中来,体现了社会力量的决定性作用。


王大伟曾对记者表示:“我们做过统计,公安机关破案的线索,70%以上来自人民群众,而发布A级通缉令后,破案率会上升10%~20%。”“中国每万人中有11名警察,而欧美国家是35名。但我们的追逃能力却是世界一流的,这应该归功于群众路线和悬赏通缉制度。”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22号公馆”即可点击“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转发或分享本页面内容

微信号szpangjie或扫本平台二维码

==============================

说明:因为许多文章都是朋友圈转载而来,只想和大家一起分享,让您感受另一种思想的碰撞,并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文章出处不详,非常感激原文作者的创作与分享,请与“22号公馆”联系,素材库将会补上原文作者和出处;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