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今日头条】我骄傲!我自豪!我的名字叫国庆

广州铁道2020-02-13 13:18:21



董国庆:见证了机务段的变迁



我是1963年10月1日出生的。按照我家祖辈相传的辈分来说,到了我这一辈,应该叫“孝”字辈。我出生时,正好建国14周年国庆节。激动的父亲,立马将我取名“国庆”,与三个哥哥按照辈分取的名字截然不同。从此,我就将自己与我深爱的祖国紧紧拥抱在一起了。


我性格很热血,1982年参军入伍,1984年12月主动请缨上前线参战,做汽车抢修后勤保障工作,至1985年5月返回原部队驻地。1986年部队复员分配到株洲机务段(原衡阳机务段),与机车结下不解之缘。从蒸汽机车司炉、副司机、司机,到前进型蒸汽机车包乘组司机长。近五年的党委宣传助理岗位上,见证和讴歌机务段历史性的变迁。1996年9月原衡阳机务段蒸汽机车最后收尾,转型内燃机车牵引,牵引动力的变革,极大地减轻机务乘务员的劳动强度。我连夜赶稿,向《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投新闻稿件《别了,铁道线上的瓦特》。后来《人民日报》第五版整版刊登了我的摄影新闻报道《走进火车司机》,让读者了解机车乘务员的艰辛和付出。担任机车整备、检修主任后,检修机车从韶山1型、韶山7型、韶山8型、韶山9型至和谐号机车,深感为机车乘务员提供良好机车,我责无旁贷。


我为祖国的繁荣景象自豪,我为祖国的强大骄傲。每年我们的工休假福利,我都骑自行车去旅行,从成都骑行去拉萨,从克拉玛依市骑行穿越天山,从哈尔滨骑行去漠河北极村。


曾当过旗手,当我升国旗、唱国歌的时候,我时常感到深深的自豪。



祖国万岁   何锡志  刻



陈国庆:这个名字让我自豪



48年前的今天,在一片喧天锣鼓声中,我呱呱坠地。作为这个特殊日子出生的长孙,在我们家,我受到的关注自然高出其他兄弟。


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取这个名字?真是十月一日这天出生的吗?我很自豪地回答:是的!如假包换!我的母亲对我出生那天的情形记忆犹新,年过七旬的她在我每年生日的这天,总会重复那段甜蜜的往事:我出生的那天上午,正赶上县里的文艺宣传队去大广场参加新中国成立二十周年汇报演出,敲锣打鼓经过医院门口时,好多医生和病人都簇拥着出去看热闹。就在那一刻,我应声落地。给我接生的老医生都惊奇不已:你可真会挑时辰出生啊!母亲也常说:你看,祖国和人民都在喜迎你的到来,你真的很幸运!


虽然那时家里的日子是苦了一些,但是幸运之神总是在眷顾我。父母在外地做事,工资低也很辛苦,但他们努力工作,养活了一大家子老小。我和弟弟留在老家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外公外婆勤快细心、精打细算,想方设法让我们吃饱穿暖,令我们倍感温馨。


48年弹指一挥间。从懵懂少年,到有志青年,进入到中年。一路走来,我的工作岗位紧跟着祖国日新月异的进步和发展,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积累,发生了一个个变化。但是我努力的心态始终没有发生位移。虽然我不聪明,但我一直努力;虽然我不优秀,但我始终坚持;虽然我不富裕,但我知足常乐。相信只要不忘初心,一如既往努力前行,一定还会有更多令我自豪的事情在前方等着我。



人民万岁  何锡志  刻



叶国庆:名字带来机遇和好运



国庆、建国、胜利……这个名字常见于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的名字,对于我这个近90后的青年来说,说出这个名字时,难免引得周边人小小的惊讶。


我出生时,正值烟花爆竹震天响,父母遂将我取名为国庆。也许父母感觉那晚冲动了,期间也曾改过名字,但最终还是用回了国庆的原名。或是看到祖国发展蒸蒸日上,希望我今后的人生发展道路也是如此吧!


在广州货运中心上班一年多以来,国庆这个名字让很多同事、朋友记住了我,也让我获得了很多机会。尤其是集团公司对2016届本科及以上的新职人员实行“双万计划”和“三位一体”培养方案以来,站段和车间领导对我们的培养更加关注和关怀,货运站系统、正面吊防偏载辅助杆设计等新系统、新方法等让我们全程参与,使我们在学校所学的知识有用武之地。其中,在今年铁总货运系统的职业竞赛中,我夺得全路货运员第八名的成绩,货运站系统功不可没。


当然,除了在工作事业上关注我们成长、成才之外,也让我们的爱好、特长得到了充分的施展。从集团公司宣传部争取到支援春运报道的名额给了喜好文学的我。同事们都热心帮助我,我阅历不足,摄制组带着我跑怀化,跑深圳,三个月内在10多个车站内奔走;我写作欠佳,同事们送给我很多书籍,让我“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在支援结束时,很多人开玩笑说:“叫惯了国庆,分开了还真有很多的不适应。”


可以说,朗朗上口的名字,给我带来了机遇和好运。感谢祖国带给我的一切。



迎国庆贺中秋  何锡志  刻



李国庆:把本职工作做到最好



我的名字叫李国庆。自打认字开始,我看到“国”字、“庆”字都会觉得兴奋,因为自己的名字和国家最重要的日子有关。60年代的人对国庆节都有特别的感情,那时物资虽然贫乏,但过国庆就像过春节一般,会放鞭炮以示庆祝祖国生日。我们对国庆有非常强烈的感情,因为我们经历了从苦到甜的日子。

 

1979年,刚满19岁的我搭上了北上的蒸汽机车,怀着一腔青春热血参军入伍。从踏上笛声轰鸣的蒸汽机车那一刻起,我与铁路悄然结下了缘分。从军三年,仅回家探亲一次。蒸汽机车承载着乡愁,蜿蜒的铁路线牵连着亲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的“闷罐子”变成了敞亮的绿皮客车。


1982年,我带着三次团级嘉奖的荣誉退伍,复员后在衡阳水电段任配电值班员。我先后任电力工区工长、车间材料员、抄收工区工长,并多次荣获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叮铃铃…”调度台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国庆节我要值班。我想,我很平凡,能把本职工作做好,就是对祖国最大的贡献。

(李国庆口述  罗云卿整理)



盛世欢腾  郑沛潮 书



曾国庆:是荣誉也是责任


我叫曾国庆,出生于1964年10月1日。


父母5个孩子中,我排行老四。父亲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在朝鲜战场上受过重伤,直至去世身上还有两块弹片没能取出。


据母亲说,我出生时,父亲作为江西省老兵代表,正在北京出席建国15周年表彰会并参加国庆典礼。从北京回来后,父亲非常高兴:“既然是国庆时出生的,就叫‘国庆’嘛!我们这代人建立新中国,你们长大后就要建设新中国啊。”


父亲在部队南征北战多年,转业后,先是在省政府上班,后来支援“三线”建设,在西北地区待了多年,最后又调回南昌铁路局。父亲在我15岁那年就过世了,我对他的印象模糊不清,许多事都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我想,父亲没有给后辈留下什么金钱,却留下了他铁骨铮铮的形象和爱国敬业的家风,让我们受益终生。


这些年来,我牢记父母的教导,诚诚恳恳做人,兢兢业业做事,虽然不像父亲那样浴血奋战、出生入死,但能奋发图强、力争上游,为国家的富强添砖加瓦,为家庭的幸福努力奋斗!我家三代人,正是中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这个过程的见证者。尤其对我来说,与祖国同生日,是荣誉也是责任。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在哪一个岗位,都时刻警醒自己,不辜负父母的教诲,不辜负“国庆”这个响亮的名字。

(曾国庆口述  温春潮整理)



长按下列"二维码" 关注广州铁道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