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热点】咱们身边的这些“莆田系”医院 您看仔细喽

北青社区报海淀版2019-05-19 21:54:54

这两天,大家的朋友圈大概都被“魏则西之死”刷了屏,而昨天他的三个遗愿也被公布,称其愿分享看病记录,让一些癌症、肿瘤患者在治疗上面少走弯路。



愤怒、悲痛之余,我们身边有多少莆田系医院?涉事医院如何处理?则西的治疗方法到底是否正规?……



最新魏则西三个遗愿被公布


昨天(2日),魏则西微博再次更新,公布他的三个遗愿及其父亲的声明



网络曝光北京莆田系黄氏占主力



↓↓↓网曝莆田系在北京开办的医院名单




詹氏


北京俪人女子医院  

北京北海医院  

北京天院

陈氏


北京华美美莱整形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 

黄氏

北京五洲女子医院  

北京圣保罗男子医院  

北京慧中医院  

北京恒安中医院  

北京建国医院  

北京国际医疗中心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  

北京玛丽妇婴医院  

北京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

其他

北京京城皮肤病医院  

北京京北医院  

北京瑞京糖尿病医院  

北京健宫医院  

北京阳光丽人妇科医院



据媒体报道,莆田系已主要形成四大家族:詹、陈、林、黄。其中,国内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则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第一财经日报》日前曝光了莆田系在北京开设的医院,记者梳理名单后发现,北京的私立医院市场主要由詹氏、陈氏、黄氏所有,其中黄氏以拥有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五洲妇儿医院等9家医院占据着北京莆田系的主要市场。



记者核实五洲妇儿医院拒绝接受采访



“我们不接受采访!”今天上午,五洲妇儿医院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刚刚听到记者自报家门就断然拒绝,还不让记者话音落下,其就从座位上站起径直走到记者身旁示意记者出去。“工作时间我们不接受采访。”该工作人员态度比较强硬。


今天上午,记者在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正门大厅看见,其右侧的前台后挂着“营利性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几个牌子,许可证上的法人名字显示的是“黄德锋”,记者通过北京市工商局官网查询显示法人也是该人。记者搜索发现2014年有一条关于“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 ,五洲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德锋先生荣任总会监事长”的信息。 


除了许可证等牌子,大厅右侧一大栏里“会诊协议专家”下张贴了50多张照片,为来自全国各地大医院的原专家。记者看见,照片下的简介显示其中也不乏北京、广东等三甲医院的专家。记者随后就是否知道魏则西事件、是否知道网传该医院为莆田系医院询问就诊人员以及家属等,他们中大部分表示,知道魏则西事件,但对医院是否为莆田系医院不清楚。



建国医院承认是莆田“血脉”



“11天花3.5万病情却更严重、黑心医托、黑诊所……”记者上午通过多个搜索引擎检索北京建国医院时,发现不少网友曾投诉、媒体也有介入报道。


北京建国医院位于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2号,多个宣传平台上宣称其是“北京城最早、最专业的男科医院。


医院融合国际男科尖端技术力量,是全亚洲乃至世界级的标志性男科疾病研究中心”。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以患者身份暗访建国医院。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承认,北京建国医院是“莆田那边开设的”。


而对于网上“莆田系医院”的传言,不少医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在关注。但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咱们医院建院二十多年了,你说的新闻我也看到了,但咱们这边的医生都是正规医学院毕业的,医生都有证,连小护士都有上岗证,不可能是江湖游医。”


该工作人员还称,网上说“药也是自己做的”,怎么可能是自己做的药呢?本身医院在这呢,你想再雇人做药,那不可能,那样的话你不可能在北京这个地方、皇城脚下立足二十年。


这名工作人员一直在强调北京建国医院所处的位置“很重要”,她说,“网上有些东西很夸张,也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但真实存在的不可能在咱们这里,咱们可是在三环这个位置,三环这个位置挺靠近中心的,这个位置不可能出现的这么邪乎,只可能是北京边上一点或是其他外地有这种情况。” 



记者探访涉事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已停诊 不少病患要求全额退款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探访时,医院住院部楼内生物诊疗中心的分诊台处并没有医务人员值勤,而是由两名保安在此看守。对于该科室是否接诊,保安表示并不知情,而挂号处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当天已经没有号,且由于五一期间医院大多人员休假,不清楚具体情况。记者随后拨打了114进行预约挂号,接线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除5月9日以及5月31日可挂号外,本月其余时间系统都显示为停诊状态。


今天上午9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医院回访,发现住院楼一层的生物诊疗中心科室内已有工作人员在内,当记者表示希望咨询一些医疗问题时,对方并未过多询问便直接关上大门,表示“不接诊”。 


虽然生物诊疗中心已经停诊,但是上午医院还是人声嘈杂,记者在医院的医务处办公室处看到,有十多名患者及家属来到办公室,要求院方全额退还在医院治疗过程中的费用。




“我今天是来输细胞的,但之前看了网上关于那个大学生的新闻,越想越觉得可怕,不想继续接受治疗了。”一名女性患者称。现场,患者及部分家属围站在医务处办公室内,先后向医院工作人员介绍自己或家人就医的进展及病况。记者发现,前来患者情况各不相同,有的是刚刚接受治疗,有的则已经在医院就诊了一段时间,因此所花费用也不等,但大家一致表示,目前在就医过程中没有看到自己或患者病情出现好转,因此在看到魏则西病逝的消息后,对医院的生物诊疗技术提出了质疑。“我母亲肝癌现在还在医院住着,你们想让我们对这个技术有信心,得让我们看到成效。”



院方称将对医疗技术问题统一发布



现场医院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称,自己代表医院与到场患者及家属进行协商,对于家属退还医疗费用的要求,她表示会向医院进行请示,至于医院的生物诊疗技术是否有效,则强调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未来医院官方会对医疗技术的问题进行一个统一的发布。


同时,该负责人也表示,在确定生物诊疗技术对于患者治疗是否成功有效前,家属先不要对媒体“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


对此,一名女子表示,可以暂时满足该负责人的要求,但前提是在就医后的确看到病情的好转。



专家说法临床研究阶段 国家明令禁止收费



肿瘤专家、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表示,对于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这不是一种常见肿瘤,它属于来源于间质组织的恶性肿瘤,对传统的放疗化疗都不敏感。如果是早起的病人通过手术切除,效果可能还好,但如果转移的话,本身效果不好。


支修益说,对于则西使用的生物免疫疗法,国家目前有规定,细胞生物治疗或叫细胞免疫治疗技术,都属于国家三类医疗技术。


根据今年国家卫计委发布的文件,目前这个属于临床研究阶段,不管美国、韩国、日本、中国等,这还不属于商品,免费给患者提供,进行研究,也需要患者知情同意书。


虽然魏则西的治疗不是今年才开始,但在此前也没允许收费,现有阶段发布的政策法规只是再次强调这属于三类技术。任何国外引进项目都得遵循法规,这个是引进不了的。


支修益表示,对于国外医疗技术,如果要做,必须在中国做临床研究,直接引进不了,经过国家药监局、国家卫计委批准才能研究项目,才允许在临床使用。


临床研究就得批,批完才能做研究,临床研究结果出来后,想在临床使用还得批 。不管什么癌,临床研究阶段国家明令禁止收费,获取暴利是不行的。


同时,卫生部门也加强管理,据其了解,军队医院目前已经开始整顿,但出租科室、承包科室还存在死角,不能承包还打着医院名号。广告、卫生、网络监管部门针对这个事件,要加强对医疗机构管理监管。


来源:法制晚报




北青社区报上地版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