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花季少女下身突然刺痛,送到医院救治,医生却首先问有没有男朋友

暖风书屋2020-05-21 14:37:03

第1章 怀孕

“疼……”

下身传来熟悉的刺痛,林初一从睡梦中惊醒,疼痛让她失去了脸上所有的血色。

女人的呼痛并没有引起身上那人的怜惜,反而是愈加凶猛的冲撞。

“顾冷寒,你发什么疯?”

林初一咬着牙锤打着在自己身上不断耕耘的男人,未经扩张就被刺穿的下身疼的几乎已经麻木。

“呵。”

男人的唇边绽出一丝冷笑,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缓,许是喝了酒,他的身上满是浓烈的酒味。

身下的女人不断扭动挣扎,却更是激起了男人的占有欲。

顾冷寒一把掐住女人细嫩白皙的脖子,幽深的眸子透着浓烈的恨意。

“林初一,为什么当初死的不是你?”

林初一的心一颤,努力憋回已经到了眼角的泪水,十指紧紧的掐在男人的后背,留下一道道深刻的指痕。

“顾冷寒,既然你这么爱她,当初又为什么娶我?”

“林初一,她死了,你以为我会让你好过吗?既然不能拉你去给她陪葬,我就要你这一生都生不如死。”

听着男人绝情的话,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划过眼角。

女人的眸子里满是凄凉:“如果可以,我也宁愿当初死的人是我……”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男人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她。

还是自己太天真,当初他让她嫁给她时,尽管知道男人是带着恨意的,但是林初一总是天真的幻想。

也许,时间久了,男人总会爱上自己,沉浸在爱情里的林初一却没想到,“日久生情”这个词是爱情里最美丽虚无的谎言。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男人的指尖,顾冷寒像是被烫到一般,猛地将女人翻了一个身,从后面刺入。

“顾冷寒,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女人低低的声音从枕头里闷闷的传来,男人的动作一顿,紧接着就是更猛烈的索取。

“林初一,你休想……”

夜色冰凉如水,房间里只有男人的低喘和女人隐忍的呻吟。

……

林初一醒来的时候,床上早以没了男人的身影。

无论多晚,只要结束,男人就会毫不留恋的抽身而去,好像她仅仅是男人的一个泄欲的工具而已。

压下心底的苦涩,林初一拖着满是伤痕淤青的身子起来洗漱。

看着镜子里那个神情憔悴、眼神暗淡无光的女人,哪还有昔日那个骄傲肆意的林家大小姐的模样?

鲜红的血液从鼻子里流出,林初一捂着鼻子,也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正常的上火现象。

鼻血刚止住,胃里就突然一阵翻滚,林初一趴在洗手间的水池边不断地干呕。

最近这种现象出现的次数很多,起初她没有在意,但是现在心里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会不会……

这个想法让她心里五味杂陈,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林初一早饭都没有吃,就急匆匆的赶向了医院。

“林初一是吧。”

医生没有感情的话传来,林初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点头应了一声。

“你已经怀孕一个月了,胎儿有轻微的不稳定现象。”

林初一紧张的几乎都喘不过气来:“那,那怎么办?”

那个医生大概四十多岁,看到林初一长的漂亮,穿的也是不菲,只以为是被哪个大款包了。

第2章 你过的好吗

看到她这么紧张的样子,医生的眼里流露出不屑和厌恶。

“什么怎么办?怀孕前三个月不要有房事比不知道吗?你们现在这些年纪轻轻的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为了钱什么都不要了。

要是想打掉的话就马上预约,不然到时候排队都排不上。”

林初一的脑子现在已经是轰轰的了,医生说什么话都听的不太真切,唯有最后一句话听清楚了。

听到要“打掉这个孩子”,她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慌乱的摇头。

“不,不,我不打……”

说完,就几乎是逃命一般的离开了这里。

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直到逐渐喘不过来气时,林初一才停下自己的脚步。

坐在街边的长椅上,苍白纤细的手指重新将已经团成一团的化验单慢慢展开,思绪却再也平静不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时候?

明明她都已经准备放弃了,但是却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难道……上天也不愿意自己离开他吗?

林初一苦笑了一声,仰着头,眸子有些无神的看着那空旷的天际。

鼻腔里传来不舒服的感觉,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流出,林初一反射性的抬手一抹,直到看见手背上那一抹鲜艳的红色,这才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天干物燥,自己着实应该多喝些水了。

她仰着脖子,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攥着化验单,微微闭上了眼睛。

午后的阳光温柔的洒在她身上,像是在女人的周边投下了一圈神圣的光晕,纯洁而又不可亵渎。

“林……初一?”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脑袋上方响起,林初一一下子睁开眼睛,却因为睁的太快而被阳光微微刺了一下,眼前一片黑暗。

“初一,你没事吧?”

打招呼的男人见林初一有些不对劲,连忙弯腰靠近了些。

林初一微微偏头眯了眯眼睛,这才看清来人,眸子里亦是闪过一丝错愕。

“皓然哥……”

“是我,初一,好久不见。”

沈皓然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她,这个被他藏在心底深处的女孩儿。

当年,尽管知道林初一爱的是那个男人,但是他还是不愿放弃,一直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直到她满脸雀跃的告诉自己,她要和那个男人结婚了,沈皓然才知道一直以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后来,他远走他乡,表面的说辞是要出去游学,其实究竟是为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沈皓然这次回来也是偶然,再次踏在这个熟悉的土地,被刻意隐瞒在心底的那些回忆就像是老式的电影一般,一帧帧一幕幕竟是那么的铭心。

林初一看着这个三年未见的男人,下意识的就将拿着化验单的手背在了身后。

沈皓然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但是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会逼她。

“初一,这么多年,你……过的好吗?”

林初一听着男人明显带着沙哑的声音,仰头明眸一笑。

“我很好,皓然哥,他……待我也很好。”

这个“他”指的是谁,沈皓然再清楚不过,尽管心里已是苦涩不堪,但是看着女人略带苍白的神色,到了嘴边的话如数的咽了回去。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号码,我也许会在A市呆一段时间,如果……能有我帮上忙的地方,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林初一接过那张简洁的名片,看着上面曾经熟悉的号码,微微低头轻轻“嗯”了声。

第3章 期待

沈皓然从来没有掩藏过自己的心意,林初一也不是傻子,尽管之前自己就明确的告诉过他,自己早已心有所属。

但是每次看到这样的他,林初一都会想到自己,所以只能尽量的减少和他见面。

如今三年过去了,要说不生分那是不可能的。

沈皓然看着她逃避的眼神,掩下心底的酸涩,嘴角努力的勾出一个弧度。

“初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看着男人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林初一原本平静的眸子闪了闪,却最终没有说什么。

靠在大厅的沙发上,林初一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尽管月份还浅,根本看不出什么,但是她知道,有一股血脉相连的生命在自己身体里流动。

微卷的乌发零散的飘在自己的胸前,明亮的灯光在她的侧脸打出一副柔和的光线,女人的唇角不自觉的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这三年来,顾冷寒做的时候从来没有戴过套,她只好在事后或是事前吞下无数颗避孕药。

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却没有想到,到底是发生了意外。

去医院检查的路上时,她的心里忐忑不安,对于自己也许会有一个孩子这件事,心情复杂无比。

但是直到知道自己真的怀孕了,那些不安、那些害怕又突然都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欣喜和期待。

这是,她和顾冷寒的孩子啊……

那个男人知道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呢?

就算他不爱她,但是这是他血脉相连的孩子,他,应该会喜欢的吧。

想到这里,林初一嘴角的笑越来越甜蜜。

结婚三年了,她第一次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

“唔。”

突如其来的鼻血打乱了她思绪,林初一捂着鼻子,指缝间渗出点点的血迹,她抽出纸巾擦了擦,微微仰头,不一会儿,鼻血就止住了。

最近的天气太干燥了啊。

她默默的想,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慢慢地喝了下去。

顾冷寒回到湖心别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客厅里还亮着一盏灯光,一个身影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肚子,身上搭了一条毯子。

看着她这副柔和的样子,顾冷寒冷冽的眸子沉了沉,将自己的领带扯开,掀开了女人身上的薄毯。

身上传来了丝丝的凉意,林初一呻吟了一声,逐渐从梦中醒来。

男人英挺的面庞出现在眼前,林初一本来睡意朦胧的眸子猛地亮了亮。

“你回来了?”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大手却不停地沿着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向下滑去。

林初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忙抓住了他的手:“今天不行?”

被拒绝的男人也不在意,这三年来,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林初一后来对于这种床第之事从来都是不喜的。

男人的动作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停止,冷冷的嗓音从女人的上方传来。

“你等到现在,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

要是以往听到男人这么侮辱的话,林初一肯定是要挣扎的,但是她现在不敢有太大动作,生怕伤害了腹中的孩子。

眼见男人的手越来越下,林初一紧抓男人的衣角,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声。

“我怀孕了。”

果然,男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一僵,幽深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像是思考她这话的可信度。

感觉到男人停止了动作,林初一松了一口气,脸颊绯红,眼神里充满期待的又重复了一遍。

“顾冷寒,我怀孕了。”

男人的脸色一沉,霍然起身,一双漆黑的眸子里不辨喜怒的看着这个兀自欣喜的女人。

“打掉。”

第4章 生不如死

男人泛着寒意的声音传来,林初一唇角的笑容一顿,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顾冷寒却好像是在说一件毫不关几的事情一般,残忍的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这个孩子我不要,你明天去打掉他。”

林初一本来炽热的心一下子像掉进了冰窖里,整个人都觉得刺骨的寒。

因为男人的话,她本来红润的脸颊瞬间褪去了血色。

林初一紧紧的咬着唇瓣,双手护在自己的小腹处,慌乱摇头。

“不,不,我要这个孩子……”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她突然起身抓住男人的衣角,眼里满是哀求。

“顾冷寒,这是你的骨肉啊,就算你恨我,你怎么能,怎么能……”

男人的眸子深沉的像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他看着这个跪坐子自己面前,神色哀戚的女人一眼,然后突然伸手,捏住她小巧白嫩的下巴,眸子里泛起深深得寒意。

“你根本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林初一,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的一个暖床的工具而已。

你听过工具会生孩子的吗?就算生,我敢要吗?”

听着他伤人至深的话,林初一的眼泪肆意的流淌,她几乎是哑着嗓子冲他吼道。

“我没有资格,那谁有?姚雨菡吗?顾冷寒,你别忘了,她已经死了,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现在顾家的少夫人,顾冷寒的妻子,是我!是我林初一!”

这三年来,林初一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有关姚雨菡的话题,因为她知道,那个女人,是他们之间最深的刺!

但是现在,她却不管不顾的说了出来,果然,男人在听到她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眼眸一沉,猛地上前掐住她的脖子,眼里有着疯狂的恨意。

“林初一,你还有脸提起雨涵,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大手渐渐收紧,林初一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双手无助的去掰开男人的手,但是她的力气又岂是能和男人比的?

氧气渐渐缺乏,林初一的脑海里只剩下空白,目光所及的地方,只有男人充满怒意和恨意的眼眸。

算了……

她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么久了,她也累了,其实这样,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刚刚还在挣扎的身子渐渐平静下来,女人的脸上奇异的露出一抹微笑。

顾冷寒的心里一紧,本来掐着女人脖子的手像是被无数只蜜蜂蜇了一样,蓦然的松开了手。

“咳咳,咳……”

林初一无力的趴在沙发上,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捂着嘴不断地咳嗽。

等稍微平复一些的时候,她才苦笑的抬头看着站在灯光下,不明喜怒的男人。

“为什么松手?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暗淡的光线下,女人脖间青紫的痕迹带着丝丝的血迹,显得更是触目惊心。

顾冷寒的心突然像是被一个袋子罩住了一样,闷闷的透不过来气。

沉默了片刻,男人才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说过,要你生不如死……”

说完这句话,男人就没有丝毫停留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哐。”

大门被猛地关上,屋子里重新陷入了寂静。

林初一又咳了几声,然后像是浑身脱力般的瘫倒在沙发上,双眸无神的看着房顶的吊灯,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滑过女人姣好的脸庞,留下一道蜿蜒的痕迹。

想到自己之前满心的期待和欢喜,林初一只觉得那是莫大的讽刺。

纤细白皙的手指无力的搭在小腹上,泪水顺着眼角肆意横流。

孩子,你告诉妈妈,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