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强壮从容镇定——华西医院的男护士们

华西老年医学中心2020-04-03 15:49:08

士,总是白衣飘飘、温婉可人的女性形象。不过“女儿国”里也渐渐出现了男士的身影。他们同样担当着“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默默无闻地做着传统观念上几乎属于纯女性的精细活儿,成为中国的“南丁格尔”亦是他们追求的目标。

做好一名护士,难;而要做好一名男护士,更难。华西医院的“男丁格尔”们,用12年的坚持,精湛的技术,完美的服务赢得了患者和家属的认可。
2001年12月24日,27岁的护理学研究生田永明在川大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走马上任,成为西南首席男护士长。12年过去了,在几乎全是女性的护士界,田永明仍然显得格外夺目,不过不在孤单。因较高的学历和出色的专业技能,和田永明一样,陆续又有5名男护士分别当上了四个科的护士长。他们分别是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吴丹,风湿免疫科护士长谭小波,急诊科护士长叶磊、孟宪东,骨科护士长廖灯彬。
他们强壮的体魄和面对紧急关头时的从容镇定,令他们在重要岗位上“大显身手”。
  
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田永明——西南首席男护士长

  27岁成为西南首席男护士长成为男护士对田永明来说完全是偶然,1993年以525分的成绩报考了华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然而,大学录取通知单却是护理系。等到报名后,他才发现从此走入了“万花丛中一点绿”的生活,全班20多个学生,就他一个男生。大学四年,田永明在护理学上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毕业实习时,田永明又是惟一的男护士被分配到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不过这“惟一”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好处,传统的思维方式让他享受到了比同行特殊的“待遇”———病人多半不要他,稍有不慎更是备受指责。但这些都没有让他改行,却激励他向更高的方向发展。
  由于ICU病房里住的全是各种各样的危重病人,对在这里工作的医生、护士要求都特别高。田永明看着一个个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病人,运用自己扎实的医学基础,认真钻研重症监护抢救技能,细心观察病人的情况,根据病情变化,随时对监护抢救措施进行调整。
  一次次的成攻和教训,田永明感受到护理工作的重要,他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默默地耕耘了三年,成为了深受本科生欢迎的临床带教老师。2001年为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工作两年的田永明考上了在职研究生,专业是“护理管理”,也因此成为目前学历最高的男护士。2001年12月24日,27岁的田永明正式就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ICU)护士长,成为西南地区医院中第一位具有本科学历的男护士长,又被同行们称为“西南首席男护士长”。

骨科护士长廖灯彬——全国首个伤口治疗师坐诊首个护士门诊

 

伤口还需要专人来治疗么?上点药,包扎一下,不就好了么?事实证明,这里头学问相当深,2010年中德伤口治疗师培训学校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正式揭牌成立,这是我国第一所专业伤口治疗师培训学校。“伤口学校”的头牌老师,是年仅28岁的骨科护士长廖灯彬,一个专门和伤口打交道的人。
  2007年,廖灯彬毕业于四川大学临床医学院护理专业,成为了华西医院的一名“护士先生”。“我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经常担心医生在打开纱布的一刹那,会讨厌我、弄疼我,所以在解开患者伤口上包扎的纱布时,我总希望自己的动作尽量优雅温柔,就像在做有艺术感的工作,包扎也尽量‘漂亮’一点。”
  川大华西医院每天需进行各类伤口处理的患者逾1000例。作为骨科的副护士长,廖灯彬见过形形色色的伤口。如何护理各种久治不愈的伤口并使之愈合,几乎已经成为医学上的一个难题。
  廖灯彬有一个习惯,出诊时很少戴口罩,有时距患者伤口最近时几乎不到10厘米。“戴口罩也许会让自己感觉舒服些,但也会影响到渗出液气味的判断。”清创、敷料、包扎……更新电脑上的诊断数据。
  力保患者的伤口能快速生长出新的皮肤,防止细菌进入造成伤口感染。伤口结痂,愈合后也基本不会留下疤痕是廖灯彬的拿手绝活。“我最喜欢的‘礼物’就是患者的‘毕业照’——伤口完全愈合,有的患者会开心得不敢相信,我觉得特别棒!”
  2008年,华西医院开设了伤口治疗新模式,廖灯彬就开始了坐诊。廖灯彬所在的“伤口治疗中心”,就是护士门诊的典范,它由护士们一手创立,是国内首个伤口治疗中心,主要处理的是疑难伤口。
  在传统医疗模式中,医生主要是对病人进行诊断和治疗,而日常护理、保健则由护士负责。但由于没有专门的护理门诊,一些病人出院后的护理就成了真空地带。因此,早在2003年,华西医院就在心理卫生中心设立了第一个护士门诊。
  华西医院护理部负责人宁宁说,“专家型”护士最先在美国、西欧等发达国家兴起。与传统护理服务不同,“专家型”护士都是某一领域的护理专家,集临床护理、患者健康教育、护理技术推广与研究于一体,直接参与治疗和护理科研。医疗专科化、病人专科化,呼唤专家型护士。宁宁告诉记者,以往护理就是跟着医生走,遵照医嘱办事,缺少自己的思维能力;开办专科门诊后,知识和执行力都得到增强,也找到了专业成就感。

急诊科护士长孟宪东——腼腆男护士长工作起来很疯狂

他戴着眼镜,说话时很温柔,腼腆是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不过,只要一面对病人,这股腼腆劲就顿然消失。“哪里不舒服?”、“今天怎么样?”这些问题随时挂在嘴边。34岁的孟宪东,是华西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对于他来讲,病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只要在工作时,就一定要全身心投入。

  当初,孟宪东填报志愿,选择了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的护理学,但他并不知道护理是做什么的。直到大二,当孟宪东知道护理学出来就是护士时,他很失落。“我不是学医来了吗?”得知真相后的孟宪东,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去上课。后来,他想,既然都选择了,就应该坚持。但是,护理这活,对一个大男人来说,并不那么容易。
  当孟宪东到医院的病房实习时,令他最尴尬的是在妇科病房。本来就脸皮薄的他,在妇科病房很不好意思,从来只看,不动手操作。只有在其他病房,孟宪东才表现出高涨的积极性。
  尽管“是否继续当护士”这个问题在孟宪东思想中几次波动,但最终他还是爱上了这个工作。
  去年,孟宪东从省医院到了华西医院急诊科,成为护士长。每天早上他都要到各个病区查房,询问组长特殊病人的情况,还要负责处理突发事件。只要呆在急诊科,他就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间。
  “在急诊,可以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孟宪东说,有时病人稍微不称心,就会发脾气,家属不理解,也会闹。每到这时,他就得静下心来,用足够的耐心进行劝导。就在前段时间,医院的一个系统暂时坏了,需要在短时间内恢复。但那天,偏偏有三个人要打破伤风针。其中一名男家属很激动,让他必须立即进行注射。孟宪东说,其实破伤风24小时内打都可以,虽然他一直在解释,这名家属就是不听,跟在他身后,甚至还出言不逊。他只有冷处理,该家属闹了10多分钟才罢休。
  在芦山地震后,医院特别忙,孟宪东连续上了20天的班。“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值得一提。”孟宪东说,病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只要在工作时,他就一定会全身心投入。对病人的态度要温和,不同的表达方式,对病人会产生不一样的影响。
  在孟宪东的心里,也有一个“华西梦”,就是做好男护士,在这个岗位上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将一些好的想法付诸实践,让临床、管理能取得更好的成效。
  身在急救“战场”急诊科护士长有颗文艺的心
急诊科护士长叶磊

  

早上7点35分,叶磊匆忙走进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急诊科。一边大步流星,一边换白大褂,这个动作可以为他节约40秒的更衣时间。百米之外的马路上,各色车辆正川流不息。但作为急诊科的护士长,外面的热闹似乎都与他无关。
  穿着蓝色工作服,戴着口罩的叶磊正在给病人试调监护仪器。急诊科每天大概需要接诊500多位病人,却只有100多位护士,30多名医生。护士分为3班倒,5天需要上一个夜班从晚上10点一直到早上8点。护士长6天上一个24小时的夜班。“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穿神,不过急诊科里的确是见证生死线的第一现场。”叶磊说。
  从小想当一名科学家的叶磊,第一志愿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工程专业,意外接到了华西医科大学护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当叶磊的家人、亲戚、邻居知道后,都告诉他:选了一个好专业。年少的他,还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心里还有一个小疙瘩,就是男生要去学习一种被社会认定为女性职业的专业,将来有可能成为“护士”。到成都上大学,班里一共27人,只有5人是男生。上学的时候,叶磊还是有点不习惯,有一段时间想换专业。不过,他和其他4名男同学,一起克服了心理障碍,2003年的夏天迎来了毕业季。“不要想东想西,到华西急诊科好好工作。”当年华西护理部主任告诉叶磊。
  经过4年的大学专业学习,长年的实习,叶磊很快适应了急诊科的工作。“急诊科在科室的特殊性上,更需要男护士。”叶磊回忆2003年刚到急诊科工作的时候,遇上一起突发情况,一个旅行团在四川境内旅行时发生车祸。叶磊和科室的同事们忙得不可开交,连续工作了30多个小时,吃睡全在科里。每当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急诊科就像一个小型战场。
  此外,对别人诱惑十足的假期,对叶磊来说已经七零八落,10年来叶磊从来没有享受过一个完整的假期。这在整个华西医院,是司空见惯的事。
  饮水机就在眼前,叶磊却很少喝水。“太忙了。我们必须要减少去厕所的次数。”中午12点,医院为急诊科每个医护人员都送来了盒饭。中午1点,叶磊才匆匆吃上两口,却又送来一个脑出血病人。吸氧、测血压、做心电监护、进行术前准备……等把病人送进手术室,已是下午2点。此时,盒饭早已凉透。经过10年工作,练就了一手急救的本领——心肺复苏技术。叶磊利用空余时间到社区、大学里培训急救知识。“每个人都应该学习急救知识,在生活中以防万一。”叶磊说,如果发生紧急情况,用力拍打病人双肩,并呼叫他的名字。如果病人没有回答,这个时候表明情况比较危急,要及时拨打120。可以在120的指挥下,急救病人,如果学习了急救知识,在救护车还未到达现场时进行急救。
  早早起床、晚晚回家,生活就像一张黑白的纸。“所有的一切,都要以病人为中心。”叶磊说,他早已没有了假期的概念。而家庭的旅游,也一向都在他的计划外。走出“战场”,叶磊秀气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文艺青年的心,爱好音乐,喜欢摄影。叶磊高中的时候,学会了弹吉他,平时在家里为了减压也会弹。除了音乐以外,他还是摄影爱好者,经常去飞机场拍飞机起降。“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很快飞上天空,那种感觉太好了。”叶磊还会写微博,将自己的心情发到网上。除此之外,一天能有30分钟时间陪陪自己5岁的女儿也是叶磊的心头大事。


风湿免疫科护士长谭小波-护理、科研、摇滚都在行的男护士长 

 

最初,他的内心深处对专业有些迷茫,打针找不到血管时觉得人生都充满挫败感。现在,他带领着38位女护士战斗在医疗工作的最前线,专业过硬、科研工作更是有声有色。他是谭小波,今年34岁,华西医院风湿免疫科的护士长。
  常被别人问为啥当男护士谭小波是重庆人,1997年,考入四川大学护理学专业。2002年,毕业后,他进入到华西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而刚开始工作的他并没有进入状态,“最常听别人说的话就是,啊,还有男护士啊?”谭小波说,毕业前夕,也想过考研、转专业等出路,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进华西。“也许,我当时心里还是有一个从医梦。”
  但是选择了,就要好好干。谭小波努力学习专业知识,虚心请教,勤于动手。“有些病人会刁难,看我是个男的,如果扎针扎不对,就会觉得你手重。”谭小波将这些都当成一种锻炼和提高。
  他的工作状态渐入佳境。而他的工作成绩,也得到肯定。
  2004年,他转到了风湿免疫科,担任护士长工作。
  从死亡线上拉回危重病人工作中,和病人接触,谭小波有一套方法。“我会从生活上先关心,然后再聊病情。”谭小波说,有一个62床的马大爷,患痛风,双足大量破溃、感染,散发恶臭。入院时,病人情绪不稳定,不愿配合治疗,“我就不厌其烦向他们讲解注意的事项,还制定了专门的康复计划,给他们信心。”
  而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深夜值班时,一位胰腺炎重病人,心跳呼吸骤停,家属情绪激动。谭小波积极组织配合抢救,一边安慰病人家属,最终病人抢救成功。“我最欣慰的就是,能从死亡线上把他们拉回来,看着病人们一个个康复出院。”
  搞科研唱摇滚样样都在行今年,是谭小波当护士长的第9个年头。现在,他除了完成日常工作外,还承担了大量护理教学,积极从事科研工作,并发表了多篇论文。在护士们的眼里,谭小波可是个全才。
  “我们护士长,平时工作很严谨,很佩服他工作之余还要看大量的书,并发表论文。”护士叶亚丽说,但护士长私下里,也有另外一面。“KTV唱歌时,爱吼beyond,那摇滚范儿十足。”


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吴丹-他有一个梦想:让世界肯定男护士 

 

让大家肯定男护士选择这个专业,他是有私心的,为了照顾家人方便一点。慢慢的,他开始爱上这个专业,每当从死神手里抢回一个病人,每当从病房走过,病人们热情地叫他吴老师,他从内心里觉得,做一个男护士,真棒。他叫吴丹,今年31岁,华西医院ICU的护士长。转变从竖起的大拇指开始
  2004年,从四川大学毕业的吴丹,进入华西医院工作。他坦白说,开始对这个专业的认识很浅。“是为了照顾家人方便一点,算是私心。”吴丹说,大学时,老师发了一个护理教学调查问卷,有一项是关于对护理学的意见,“我直接写,男的做护士不合理。”带着一种茫然的态度,他开始了护士工作。
  但在实际工作中,吴丹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2005年,他开始跟随急诊科护士长李鸣凤学习心肺复苏。有一天,吴丹值班,快下班时,17床的病人突然心脏骤停,他赶紧对病人实施胸外按压,3分钟后,值班医生赶来,此时,病人已经恢复了心跳。病房内的其他病人,对吴丹竖起了大拇指。“那种感觉,让我记忆深刻。”
  凭着过硬的专业知识和勤奋刻苦,2010年,在科室领导的极力推荐下,吴丹成为ICU的护士长。应对难缠的病人要学会做朋友
  作为护士,在工作中,常遇到难缠病人。对此,吴丹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曾经有一个病人,是一位80多岁的老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吴丹说,老人脾气特别大,很多护士都被他“训”过。当时,正好赶到医院检查卫生,但是老人的轮椅等私人物品占道堆放。“和他沟通过多次都没用。”
  吴丹听说后,到老人那里,先聊人生经历,听他讲打仗的故事,“老人慢慢放下戒备心,让他觉得我们成了朋友。”不等吴丹开口,老人就自觉把东西清理了。尽自己的力量实现心中的梦想
  2006年,吴丹是唯一一个成都地区护理知识技能竞赛冠军的男护士。2008年,汶川地震时,吴丹是ICU唯一一位外出护士。2009年,他还担任四川大学本科护理科班主任。
  现在走在病房里,很多人见到他,都会主动打招呼。“感觉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在吴丹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影响到周围人对男护士的认识,护士也是一个含金量大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