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孕妈狠心到医院引产6月龄胎儿,看到孩子那一刹那,连医生都哭了

大厨教您学会炒菜2018-04-15 12:43:23

第1章 灵堂受辱

  哀乐声声,催人泪下,孟子淇身着雪白的孝服低着头跪在灵堂前。

  父母的遗照明晃晃的摆在大堂之上,她木然的跪着,眼中没有半滴眼泪。

  不停有人进来吊唁,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子淇都是一脸鄙夷。

  “可真是歹毒啊!父母死了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半年前那样残忍的对待一个孕妇,现在父母双双离世,她竟然都不哭一声,这样的女人简直蛇蝎心肠!”

  刻意压低的议论声像是刀子一样戳进她的心脏,孟子淇垂着头充耳不闻。

  能够用眼泪来发泄的都不是悲伤,这半年来在监狱里每天被人暴打折磨,她除了流泪就是流泪。

  从前她一直以为眼泪是流不完的,现在才知道,眼泪终究是会流干的。

  在那些个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下来,吊唁的人也渐渐的减少了,只有孟子淇还是一个人静静的跪在地上。

  腿已经麻木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身上的伤牵扯着全身,如果能够这样跪死在这里,也算是解脱了。

  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股冷冽之气扑面而来,对顾景深的熟悉程度让她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他来了。

  孟子淇的头垂得更低了,她静静得看着地上光可鉴人的地砖,地砖上倒映着顾景深的身影,挺拔俊秀,他脸上带了沉痛的表情把手里的花放在灵堂上,又去点香。

  顾景深恭恭敬敬的对着遗像三鞠躬插了香,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子淇,脸上闪现一丝厌恶。

  下一秒修长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下巴:“你竟然还没有死?”

  孟子淇被他大力握住下巴和他对视,男人的眼中都是厌恶,她木讷的看着顾景深,没有任何反应。

  顾景深恨极了孟子淇这样的表情,明明是一个歹毒到极致的女人,偏偏确又生了一张清纯美丽的脸。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依旧青春靓丽的脸,想着她做过的恶毒事情,他心口一股怒气升腾,猛的一把把孟子淇从地上拎起来,大手掐上了她的脖子。

  孟子淇没有丝毫的挣扎,只是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这样看着顾景深,看着这个让她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父母双亡,她在监狱里生不如死,以其活着继续回去受罪,还不如被顾景深掐死,这样也算是解脱了。

  看她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的反抗和挣扎,顾景深猛的松开了手,掐死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算是便宜她了,他这样痛苦,她怎么能够解脱。

  狼性的目光落在孟子淇姣好的脸上,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燥热的感觉,压都压不住。

  “贱人!你竟然对我下药?”闻到空气中飘散着的带着甜味的味道,顾景深眼中闪过怒火,大手猛地伸向她。

  “撕拉”一声,孟子淇的衣服被他用力的撕开,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胸前,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

  耳朵里只听到一声接着一声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寒意侵蚀进她的每寸肌肤。

  孟子淇眼中都是惊恐:“不……不要……”

  顾景深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一把反转过她光裸的身子,把她按倒在地,很随意的拉开裤子前面的拉链,恶狠狠的冲了进去。

  身下被撕裂的疼痛席卷全身,孟子淇眼神空洞的跪在地上,目光怔怔的看着灵堂上方的遗像,心里撕心裂肺的疼痛着,眼中却是半滴泪都没有。

  顾景深凶猛的冲刺着,每一下都重重到底,地上有血水滴落,他的声音寒彻透骨:“处女膜修补得不错,哪家医院做的?”

  跪着的女人没有任何声音,仿佛一具尸体般的任由他发泄着。

  她的不出声对于顾景深来说就是无声的抗议,他越发的折腾得凶了,等他发泄完毕从她身体里退出来,才发现孟子淇早已经晕了过去。

第2章 身败名裂

  孟子淇是被一阵嘈杂声音惊醒的,浑身像是撕裂般的疼痛着,她木纳的坐起来,脚步声已经进入了灵堂。

  姨母瞪大眼睛看着衣衫不整的孟子淇,“你……你……你竟然在你父母的灵堂前偷人?”

  “我……”刚吐出一个字,一个耳光恶狠狠的打在她脸上。

  “贱人!不要脸的贱人,我打死你这个贱货!”

  巴掌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孟子淇身上,她抱着头跪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葬礼还没有结束,孟子淇在父母灵堂前偷人的消息就已经散播开来。

  “这个贱人,怎么这样丧尽天良?竟然在父母灵堂前和男人做那样的事情?”

  “她本来就是一个贱货,我听说一个男人不能满足她,她最喜欢乱交的。”

  议论声纷纷扬扬传进孟子淇的耳朵,她麻木的捧着父母的骨灰盒,行尸走肉般的移动脚步。

  跪了一夜,又被姨母打得浑身是伤,孟子淇没有等葬礼结束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浑身疼得难受,嗓子要冒烟了,孟子淇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楼下找水喝。

  刚打开房门,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一眼看过去,见顾景深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孟子淇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关上门。

  从前看见顾景深她两眼放光,现在看见顾景深她则是避之不及。

  孟子淇怕顾景深来找她麻烦,闪身进入了洗手间。

  顾景深上楼就看见了打开门的孟子淇,她那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让顾景深心头火起。

  她竟然还有脸躲他,他冷笑大步走到孟子淇的房门口,一脚踢开了房门。

  孟子淇背靠着洗手间的门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那声重重的踢门声响起,她浑身一抖。

  下一秒,洗手间门被重重的推开,站在门后的孟子淇被重重的推到在洗手台上。

  后背钻心的疼痛着,孟子淇蹙着眉头脸上闪现痛苦之色,顾景深闪身进入洗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孟子淇:“你在躲我?”

  “没……没有……”孟子淇垂着眼眸,“顾……顾总……我要上洗手间,男女有别,您能不能出去!”

  从前她甜甜的叫他景深哥哥,现在称呼他顾总,还用尊称,还男女有别。

  顾景深冷笑一声,伸手托起孟子淇的脸,“昨天晚碰你不是想方设法的勾引我么?现在这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是想干什么?欲擒故纵啊?”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顾总,我知道错了!从前是我不懂事,对您多有冒犯,我给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孟子淇越是这副卑微的姿态,顾景深就越是冒火,“大人不记小人过?那是人命,孟子淇,不是什么错误都可以不计较的!”

  “顾总我知道错了,您要是不解气,杀了我吧,求您不要折磨我了,我求求您了!”孟子淇哑着嗓子,卑微的哀求。

  她实在是太怕顾景深了,这半年来的经历已经深深的在她心底烙上了痕迹。

  她对顾景深的恐惧无法诉说。

  “杀了你?杀了你脏了我的手,孟子淇,我虽然答应让你出来参加你父母的葬礼,但是没有说过要放过你!”

  顾景深看着孟子淇那张美艳的脸。“媛媛还在床上昏迷不醒,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你说我想怎么样?”顾景深阴森森的。

  他果然不会放过她,孟子淇知道顾景深的心有多狠,她绝望的看着顾景深:“顾总,你杀了我吧!”

  “呵呵,大义凛然!不错嘛?”顾景深冷笑一声,手下用力,孟子淇感觉下巴都要被她捏碎了。

  虽然下巴疼得厉害,但是她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顾景深看着她这副倔强的样子,脸上带了冷笑突然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第3章 死岂不是便宜你了

  孟子淇拼命的摆动头想要挣脱顾景深,她越是挣扎得厉害,顾景深越是愤怒。

  从前她想方设法的要爬自己床,现在竟然这副烈女样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用力扯下她的裤子,把她抵在洗手台上恶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子。

  整个过程孟子淇一直咬着牙一声不吭,半年的牢狱之灾半年的非人折磨让孟子淇知道。

  哀求是没有用的,只有咬着牙忍受。

  顾景深发泄完毕抽身而退,孟子淇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靠在洗手台上,脸色灰白,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绝望。

  她那副绝望的样子让顾景深心里莫名的不爽,他冷冷的看着她:“参加完你父母的葬礼,马碰你就要回监狱去享福了,临走之前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监狱两个字让孟子淇打了一个寒颤,目光惊惧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她从第一眼见到顾景深就喜欢上了他,对顾景深穷追猛打,不得到他的人誓不罢休。

  顾景深对她一直都很冷淡,顾景深喜欢的一直都是她的表姐方媛媛。

  她年轻气盛,想着表姐和姨母家境一般,定会为了钱离开顾景深,于是约表姐见面想用钱劝说方媛媛离开顾景深。

  哪里想到到见面的地点竟然被人打晕,醒过来时候躺在室内,手里握住一把刀,方媛媛浑身是血的躺在她旁边。

  警察破门而入,方媛媛因为这一刀变成了植物人,孩子也流产了,她成了杀人凶手,被判刑入狱。

  在监狱里服刑这半年,顾景深一直让人在“关照”她,她每天都被人打。

  顾景深安排的人只对她身上下手,从来不打脸。

  所以她的脸还是和从前一样美艳无双,但是身上却是伤痕累累。

  好多个晚碰她被打得口吐鲜血,以为自己挺不过去了,可是竟然这样日复一日的活了下来。

  要不是父母出事情身亡,她永远也见不到外面的太阳,现在她是又要回到那个地方吗?

  想到每天无休止的打骂,那种痛楚和折磨……

  孟子淇惊惧的看向顾景深:“求你饶了我吧!顾总,我没有杀表姐,我真的没有杀她!”

  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否认杀人,顾景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孟子淇浑身都在抖,“我只是打电话给她约她见面……我不知道她怀孕……我到那边就被人打晕了,醒过来她躺在我的旁边,我真没有杀她!”

  顾景深的目光没有任何温度,她知道他不信自己,要是他相信自己,也不会把她送进监狱去折磨,孟子淇绝望到极点,“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爱你,不该纠缠你!都是我的错,你让我去死吧,只是求你不要把我送进监狱去!”

  “死岂不是便宜你了?”

  扔下这句冷冰冰的话顾景深拉开门大步离开了,孟子淇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顾景深是不会放过她的,她活着生不如死,以其再回到监狱去被人折磨,还不如一了百了,孟子淇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出了洗手间。

  她翻箱倒柜的想找一个可以了断的工具,顾景深应该早想过她会寻死屋子里没有留下任何可以了断的工具。

  孟子淇返身去了露台,打算从露台上了断残生,刚爬上露台,就被顾景深的保镖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