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独自一人去堕胎,却在医院看到了老公和一个女人在....

淮南小说2022-07-30 07:38:34

第01章只是随意交换的玩物

一艘豪华巨轮内,靠坐在沙发上打盹的女子猛地惊醒。


她睁开眼睛,海浪的翻滚让巨轮剧烈的摇晃,她不适的蹙了蹙眉,便要起身,突地眼前的光线被人挡住,一个高大肥胖的男人像座大山一样压了下来。

“滚开!”何念一用尽全力,却发现自己根本撼动不了身上的大山。

何念一又惊又怕又怒,大叫起来:“我是白烨庭的女人,你放开我!”

肥胖男人牵起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齿,笑道:“白先生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何小姐放心,白先生给你的荣华富贵,我富德贤一样不会少给你。”

富得贤说着开始撕扯何念一的衣服。

“你胡说,白烨庭怎么会把我送给你!”

白烨庭,那个包养了自己三年的,在政商两届足可一手遮天的男人,即便没有真感情,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

她不相信!

“我不相信,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厉吼着,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变得酸软无。她惊恐的意识到一个问题,“你给我下了药?”

“何小姐是匹烈马,不用点药,怎么能乖乖的。”

富德贤见她没了手脚无力,也就不像先前那么蛮横,反而生起了调弄之意。

他伸出臭哄哄的嘴,便要往何念一身前拱去。

“滚开!”何念一用尽全力,抬起膝盖猛地往上一顶。

痛的大胖子本能的弯起腰,何念一趁机滚下沙发,往门口跑去。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跌跌撞撞的跑着,双手刚刚拉到门把手,缓过劲来的富德贤冲上前来。

“臭表子!”富德贤抓过她,一个大耳光扇在她的脸上。

耳边嗡嗡作响,半边脸也火烧火辣的痛,手脚软成了面条……她极力的往门口伸出手脚,身体却被富德贤抓住,像被人擒在手,垂死挣扎的小鸡仔。

“白烨庭,救我……”眼泪如决堤的水,纷涌而下。在意识迷乱的时刻,她下意识的呼唤最信任的人。

“不给你点颜色,是不知道富爷的厉害!”

富德贤抓了何念一,抵在墙上,便要往她脸上啃去。

何念一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耳边突然传来砰的一身巨响,抵在后背的整个墙都震荡起来。

何念一本能的往发声处看去,只见房门突地被人踹开,一个颀长的身影如一阵风似的蹿了起来,不等她惊呼一声,身上猛地一轻,压在身上的富得贤便被人踢飞出去,像头死猪一样倒在沙发边。

“白烨庭……”何念一无力的滑坐在地上。

何念一看清来人,难以置信的出声,眼泪流的更加厉害。

第02章不配有尊严

朦胧水光中,白烨庭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两道剑眉竖成了两把利箭,幽深的瞳孔射出森冷的光,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整个释放出阎罗一般冷酷的气场。


若在往常,她一定害怕的大气不敢出,可在这一刻,她却觉得他是将她从富德贤这个色魔中解救出来的天神。

“白烨庭!”何念一竭尽全力,爬到他的脚边,痛哭流涕的扯住他的裤管。

手刚刚碰到他的裤子,白烨庭却突地往旁边移去,何念一抓了个空,趴卧在地上。

“何念一,你怎么这么糊涂,竟然想要爬上富总的床。何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你好歹也算是名门之后,受过高等教育,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一个尖利的女声突然在头顶响起,何念一转头看去,竟然是沈芷歆,白烨庭的原配正妻。

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愤怒的说:“沈芷歆,是你,是你与这个胖子合伙给我下药的!”

一定是沈芷歆,她嫉恨自己破坏了她的家庭,所以故意找个男人好让白烨庭厌弃她。

呵呵,可是沈芷歆不知道,她何念一从未被白烨庭喜欢过。所谓的金屋藏娇三年,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过是假象。但是,就算白烨庭不喜欢她,也不可能把她当玩物一样送人!

“白烨庭,都是沈芷歆和富德贤的诡计,我没有伤风败俗,是他突然跑进我房间,想要非礼我,你相信我!”

沈芷歆:“何念一,事实摆在眼前,游轮上住着的非富即贵,为了安全,所有房门用的都是指纹锁,除了你和烨庭没有人可以打开这扇门,富德贤能够进来,肯定是你开的门。”

“不,不是,我没有,我一直在睡觉,一醒来……”

何念一想说辩解的话,突然对上白烨庭冰冷的眼神,剩下的话突然卡在嘴边。

房门是指纹锁,只有她和白烨庭能够进来,那就是说真的像富德贤说的,是白烨庭让他来的。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白烨庭,他的双眼定定的看着自己,眸子冰冷的就像腊月冰封的湖面,找不到一丝生息。

“白烨庭……”何念一艰难的出声:“为什么?”

白烨庭缓缓的在她面前蹲下,骨节分明的手突地捏住她的下巴,眸子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窗外又是一声霹雳,一道闪电过划过,照在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冰封一般的眸子折射出骇人亮芒。

男人的指尖干燥温热,她却感觉不到半点暖意,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

“白烨庭,就算你跟我没有半点情意,就算你恨我,就不能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给我留一丝丝的尊严吗?”

何念一泪流满面,无助的望着也。

白烨庭眸子微不可查的眯了眯,那冰封一般的眸子也终于有了一丝细小裂纹,似有什么情绪从这裂纹中冒出。

他的手指蓦地收紧,冷酷的说:“何念一,你不配有尊严!”

第03章配种的母猪

希望再次落空,何念一万念俱灰,凄凉道:“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不求你像爱姐姐一样爱我,但是请你放过我,我……”


她的手下意识的伸向自己的腹部。

白烨庭猛地用力,几乎要捏碎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别给我提你姐姐,若不是你是稀有血型,早死了一千次一万次!”

他的声音那么冰冷,像一把刀刺进她的心脏。她感到强烈的不安,“稀有血型,什么意思?”

“烨庭,不要说!”一旁的沈芷歆突地尖叫起来。

“你说啊!”何念一更加不安,目光却还是紧锁着白烨庭。

她不要听沈芷歆说,沈芷歆却哭了起来,大声的喊道:“念一,是我对不起你啊!都是我的错,是我,生不出孩子,烨庭才会安排你和富总在一起的,你们的血型一样,你们的孩子一定会是稀有血型,等孩子出生,思唯就可以用脐带血做骨髓移植,念一,对不起!”

白思唯,沈芷歆和白烨庭的孩子,年仅三岁,却有严重的血液病,需要骨髓移植,而沈芷歆却因为头胎难产已经不能生育。

怪不得白烨庭一边说着恨她,一边却拘着她,原来他要只是有稀有血型的孩子。她从小崇拜着、爱着的男人,竟然把她当成一个可以随意送人的玩物,一个生孩子机器。

何念一目光紧锁着白烨庭,那只原本按在腹部的手无力的垂到一侧,泪汹涌的落下。

“白烨庭,你把我送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只是为了给你生一个同样有稀有血型的孩子,救你和沈芷歆的孩子吗?”

白烨庭看着她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心隐隐的一抽,指尖更加用力,咬牙切齿的说:“何念一,我留着你,看中的不过就是你的血型,要不然,你早该到地下去给乐灵赔罪。”

何念一悲伤的看着他,“那么这三年,你让我当你的情妇,你日日与我在一起,也是为了生孩子吗?”

“要不然呢?”白烨庭眯着眼眸,面无表情。

“所以就换一个人试试吗?”何念一泪如雨下,转眸看着那个靠着沙发,一脸坑坑洼洼,肥的像头猪,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富德贤。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家给你介绍什么对象,你也就是什么档次的货色,原来在白烨庭眼里,她只是与这种肥猪配种的,母猪!

何念一,你真的好可悲啊。

“何念一,你害死了你的亲生父母,你害死了乐灵,你早该下地狱!”白烨庭眸中划过一丝痛意,钳在她下巴上的手也更加用力。

何念一突地转开头,滑腻的肌肤挣开他的手,声嘶力竭的哭喊:“不是我,不是我,白烨庭,你要我说多少次,那次的车祸不是我造成的,我没有害死家人!”

“念一,你不要再说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用,是我生不出孩子,不能给思唯健康的脐带血,都是我的错。烨庭,你放过念一吧,都是我的错!”

沈芷歆也号陶大哭起来,她拉起何念一,“念一,是我对不起你,我带你走,再也不要生什么孩子,就让思唯听天由命,能活多久是多久吧!”

沈芷歆说这话时,眼角余光一直关注着白烨庭。对他来说,这世上再没有比白思唯更重要的,只要为了白思唯,白烨庭任何事都可以做。

果不其然,白烨庭长腿一跨,挡在了沈芷歆身前。

何念一,今天你就是和富得贤配种的母猪!沈芷歆眼中闪涌起浓浓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