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不是同情医生,而是对这个民族悲哀!

五道口学人2019-05-18 12:13:09



这几天因为中兴芯片的事情,大家都非常关注。我看到以后感慨很多。很多很多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也非常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心情和体会。


先说一下沸沸扬扬的中兴事件。近日,美国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直到2025年3月13日。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表示,中兴通讯或因此进入休克状态。此次事件引发国内“芯痛”,一旦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不知道哪天就会被人“釜底抽薪”。我国芯片超90%为进口或在华外企生产。2016年中国进口芯片金额高达2300亿美元,花费几乎是排在第二名原油进口金额的2倍。



这次中兴事件后,我想说一下我自己眼中的中国和国外医生和医院的一些不同之处。


2010年,我第一次接触日本的高崎健教授,他受周宁新教授的邀请,来二炮总医院进行学术交流和手术演示。当时他做出的幻灯,就让我眼前一亮,每帧幻灯片都非常的精致唯美。肝脏的肿瘤标本处理得非常细致,甚至有一些在一厘米大小的组织标本上,就能切出一百片玻璃切片,进行连续动态细致的观察。这种工作方式和变态一样的细致,当时就把我惊呆了。


之后每年有1到2次的交流机会,每一次我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日本的工匠精神,我当时心里就很受震动:这样的严谨和细致,怎么能不出成果呢?


2013年,我在美国克里夫兰医院学习。美国整体社会的管理和运行非常高效,细节处理非常到位,胰腺手术后,不同的切面用不同的颜色笔进行标注,观察切缘的阳性率。术后随访认真细致,一切以数字来说话,体现了极端严谨的工作作风和数学思维模式。


美国非常重视基础科研,每个稍微大一点的医院都有跟临床几乎等量相当的基础科研大楼,而且科研的实效性非常强,非常重视科研与转化的关联。绝不是我们国内的那种为了几篇sci文章而做的虚头巴脑的科研。工作非常敬业认真和勤勉。住院医生早上五5点半就开始查房,教授七点左右就能进到手术室。


由于美国非常重视基础科研,所以,对于临床,他们总是起着一个指导性的方向。但是他们的临床手术和日本医生相比,不够扩大和激进。而中国的肿瘤患者,由于就诊时相对较晚,因此,日本的那种扩大和激进的手术风格可能更适合中国患者。因此,2014年,我和周宁新教授商量,为了建设一流的学科,我们聘请高崎健教授,作为驻留科室的教授,希望一方面学习日本专家精进的手术,同时也要学习日本医生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


在和高崎健教授一起工作的四年当中,我的感受太过于深刻。一个76岁的老人。中午下了手术之后,直接到会议室,进行手术路径和思路的讲解。手术结束之后在手术室,对标本进行解剖,有时一个肝脏标本,他会连续的做十几甚至20片的这样的分片切开,观察,逐层观察肿瘤扩散的程度。我们中国医生通常只是切开一层或者两层就可以了,而没有像他这样连续切开几十层进行肿瘤侵润范围观察的概念。


这点我本身就很敬佩,也很震惊。而在每个月他来我们科室讲学的时候,他的幻灯都有新的内容。而且幻灯片都是他亲自制作,非常的精致。同时也能看出,日本相关学科医生拿出来的东西,都是非常的考究。


比如说胆胰合流异常,这种,ERCP的影像就非常的清晰和准确,和国内影像科拿出来的那种模模糊糊分辨不清的相比,差距一目了然,体现了日本各个学科的专家都有一种非常严谨的工匠精神。


教授不光在临床当中有独到的见解,而且基础理论知识十分扎实。这个月在我们科室讲学时,讲到肿瘤的基础免疫,我感觉比国内的一些免疫学专家讲的还要透彻和到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教授一起工作了四年,还希望他将来继续来我们这里讲学的原因。我们向他学习的,不光是一些临床的工作和认识,更多的是他身上的这种精神和他的基础的知识。


而反观我们国内的专家,我去很多医院做手术,有一些主任,非常希望我们能够认真的进行手术的解剖和展示,而有一些主任,由于害怕做的太过彻底出现问题,而常常说:就这样就可以了,见好就收吧。


我固然理解当前严峻的医疗环境,但是如果长此以往,我们如何能够认识疾病的本质?难道我们要永远跟随国外专家的指挥棒来进行临床工作么?再说一下手术之后的情况,日本的医生是亲自把标本进行初步解剖,然后在病理科和病理医生进行认真的固定和拍照。我们的外科医生把标本一泡,可能当天晚上,就去喝酒了。一点一滴的不同,一天一年的差别,造就了后来我们和他们的巨大差距。


再说一下医院,有几个医院真正重视基础科研?即或是一些比较大的医院有临床研究所,比如说肿瘤医院,多数有肿瘤研究所,但是他们和临床几乎是两张皮,各干各的,闭门造车。以发几篇没有用的sci文章为最高追求。很多专家没有一点谦卑和谦逊,稍微有一点成绩,就狂妄自大,而这种自大,是科学家精神的最大敌人。


由于我们中国的医院都不重视基础的科研,所以我们体量再大,也和中兴集团一样,是大而不强。一年做1万台医院手术的医院照样听国外一年做500台600台或者一千台手术的医院的指导。国外的写所谓的NCCN指南的专家,有几个手术做的比我们中国的医生多呢?我们勤于动手,而不勤于动脑。不愿意做苦行僧一样的深入的研究。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处处要向人家学习,时时刻刻要向人家学习。


因此我觉得,从医院的层面来说,我们要高度重视基础和临床的科研,要把相当一部分的收入投入到这些研究中去,培育我们的自己的科研人员。在这方面,应该不吝投入。在临床当中,我们要建立自己完善的数据库,培养医生的数学思维模式,培养我们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从临床医生来讲,要加强我们的修养,学术修养和人文修养。善于思考、善于总结。参考指南,但是更要敢于突破指南。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放下我们那颗浮躁的心,实事求是的说话,实事求是的做事。


否则,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我们的中国,我们中国的医生,离真正的科学精神,会越来越远。这是我这些天的深深的思考,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也请同行专家批评指正。   


北京急诊医生:人生要能重来,死也不干这行

本文来自公众号杜绍斐(ID:shaofeidu)

作者: 豪七


如果上天能给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不做医生,准确地说,是不在中国做医生,特别是急诊科的医生。


8年本硕、15年资历

年入十几万


国人眼里,医生是高学历、高收入群体,有工资、奖金、福利、红包、回扣,工作又稳定,社会地位高,受人尊敬,教人羡慕等等。

 

事实是,这话放美国医生身上合适,中国医生,满不是那样。

 

2017年美国急诊科医生平均年收入为33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214万,而我,一个工作了十五年的北京三级医院急诊科主治医生,年收入不到20万元人民币。是的,您没看错,不到20万,这里面包括工资、绩效奖励、住房补贴、过节加班费、夜班费、年终奖等医院发的所有收入,而且是税前!

 

再把扣税、扣三险一金等加上,真真到手的更少。平均到每个月,也就一万五左右。

 

要知道,这可是在北京,平均房价6万的北京,房价比肩纽约洛杉矶,医生收入却只有人家一个零头。

 

要是医生好培养,属于技术含量低的工种,倒也罢了,问题是学医难度大,要求高,投入和收获完全不成正比。

 

像我,全国排名前十的医科类大学毕业,本硕八年的心血管专业硕士,读完书已经26岁,如果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这时候起薪已经十几万向上了。

 

但等待我的是三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三年期间没有节日可休,春节也得在岗,培训第二年,我父亲病重,想请三天假回老家探望,领导说除非我父亲病死了,否则回来就罚多干一年培训,我不敢回,等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传来,才回…


这段经历,是我一辈子永远的痛。


而且规培期间,工资低得感人——月入三千(十二年前),除了房租和基本的生活费用,啥也剩不下。

 

即使今天,规培住院医生的待遇依然很不堪,高点的月入七八千,低点的六七千,这个收入,你要是在北京租房住,恐怕还得倒贴。

 

捱过规培后,月入涨到了四千,干了十二年后,涨到现在的一万五。

 

我今年四十岁,唯一的欣慰就是赶在06年在北京买了房——依靠家里人借钱支持。否则,靠我这点收入,妥妥的给房东打工的命。

 

有人说了,你们可以收红包啊,嗯,外科主刀医生、知名专家收红包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但和我们急诊医生挨不上,我们接触患者的时间短暂,抢救完大多收入院,由专科医生接手,病情轻的就直接回家了,不与患者及家属有长时间接触,自然没有人送红包了。

 

有时候,我会羡慕那些可以收红包的医生和科室,这种想法很不道德,唉,都是穷闹的!


没日没夜

加班无底线


病人不可能因为过节就不生病,别的科室节日期间可能不收病人,也没有门诊,但急诊科绝对离不开人。

 

所以自从进这行,就注定了与节日无缘。今年春节七天假,我就休了三十和初四,值了两个白班、两个夜班(白班8小时,夜班16小时)。

 

十五年来,年年如此,不是三十就是初一值班,亏欠家人太多。

 

急诊科每个岗位由四个医生倒班,每人白班、夜班、休息一天,这么四天一个循环,全国的公立医院都是这个设置。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歇了,别人就得连轴转。

 

有人说了,你们有节日加班费呀!是有,一个白班100元,夜班150元。春节期间,我拿了250元加班费(加班费只算三十到初二)。

 

我愿意倒贴这些钱,只要能像大家一样,享受假期,陪孩子过春节、国庆节、中秋节,陪家人出去旅游。

 

年假,确实是有的。像我,十五年工龄,能享受十天年假。但你休假了,另外三个人就得天天轮班,补你的坑,下回别人休假了,你同样得义务补别人的坑。这样等于没休假,全是坑。

 

平常日子,只要上班,就得加班。准点下班是天方夜谭,交接病人、消毒、排队洗澡,怎么也得费上一两个小时,碰上难缠的家属、危重抢救的病人,那就没点了,我试过从早八点上到第二天下午五点才走,下班的时候想吐,脑子里有滴答滴答的声音,皮肤的触觉麻掉,感不到疼痛。

 

有趣的是,这种情况下,我不止一次听到病人的抱怨,「有病人等着,怎么医生还吃饭啊,医生还休息瞌睡啊?」——医生最好是机器人,通上电就行。

 

这种加班当然是免费的,《劳动法》对我们完全无效。下班后还要担心自己有没有漏诊误诊,会不会被告。

 

因为经常加班、上夜班,我的同事多有未老先衰、掉头发、白头发、腰椎间盘突、胃溃疡等职业病缠身。一位年轻的女同事,因为累出了乳腺癌,不得不离开急诊岗位。


挨打挨骂

家常便饭


「挨打挨骂,家常便饭。」「一天不挨骂,算正常;隔天不挨骂,就算不正常。」这是我们急诊科同事的口头禅。

 

是人就会生病,生病就得看医生。

 

干医生这行,接触的患者三教九流,什么样都有,这里面多的是素质低、不讲理、自我中心、动辄喊打喊杀的家伙。

 

而急诊科更是重灾区,找上门来的多是自认为病情紧急、事关存亡的患者,人一着急,容易失去理智,看谁都像是存心害他的,于是冲突就来了。

 

事实上,来看急诊的人相当一部分不是真有急性病,而是单纯不喜欢等,不喜欢去普通门诊排队,这就违背了急诊急救原则。

 

有那北京大爷,犯心悸一年多他不着急,在急诊等了五分钟就当场炸了骂娘的,「我挂的急诊号,你就得先给我看,我一刻也等不了,等着还叫什么急诊啊!」

 

也有皮肤病患者,因为不是急性病,被拒后用三字经问候了我半个钟头。

 

还有大妈指着鼻子骂我「没医德、看大人不看小孩」,我告知她我们医院的儿科急诊已经取消四年了,因为儿科医生被病人打骂没了,招不到人,现在儿科只有普通门诊,大妈回我「什么东西,什么态度!今天你不给我看,我就骂你骂到气消了为止」。

 

还有那专业碰瓷的老头、深夜喝醉酒的社会人、装病要假条的女白领、拿门诊做的胃镜检查结果跑到急诊来探虚实的人精,他们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情,但是你要不依着他,当场就能骂开了街。

 

还有假装发癔症抽搐的。一个小伙子,在单位和同事吵了架,来医院要求静推安定,我让他先去护士站测生命体征,这是事关安全的正常程序,结果他发飙了,骂我「狗屁医生、什么病也不会看」。我要请示领导,小伙子立马躺地上开始抽搐,声称情绪受到刺激,犯病了,这么着前后折腾我近4小时,事后还要求我赔偿。

 

挨骂天天有,挨打的时候也不少。有一次夜里,几个醉汉扶着一个喝昏头的进来了,进门就揪我衣领,「赶紧给抢救,不然弄死你!」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拳头就砸我脸上,连女护士过来拉架,也给打了,医院保安躲得远远的,旁边一些就诊病人津津有味地围观,就差喝彩了,最后警察来了,警察的态度是把他拘留十五天,等出来了他会骚扰你,找你麻烦,不如让他赔500元,这事就算完了!

 

所以,各位读者记住了,耍酒疯揍医生,只需500块,500块就能揍个痛快,堪称都市人最实惠的解压方式!

 

比起挨打,更令人寒心的是医院的态度。

 

我的前同事、科里脾气最温和的林大夫,接诊了一位门诊转急诊的患者——他病情重,要先在急诊稳定住病情。但患者家属非要直接住院,因为急诊的医保报销额度只有几万块,住院报销额度有几十万。就这么,家属和林大夫吵起来,「你丫什么都不是,赶紧给我联系住院,我要住院专科检查治疗!」

 

骂完了就打,抡起拳头砸他,把他的无名指给打骨折了!林大夫自始至终没有还手——我们医生挨打是不会还手的,有监控盯着,一还手性质就变了,成了打架互殴。

 

结果您猜怎么着?打人的家属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患者仍然看了急诊,并如愿住进了病房。而且,这不是孤例!是大环境的普遍现象!涉及医疗纠纷,患者往往被视为「弱者」,受到同情、纵容。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职业医闹」这样的群体。

 

而林大夫挨了打,手指骨折了,要报工伤,医院还不许,得他自己出看病的钱,气得他跳槽去了一家私立医院……

 

有时候感觉医生是这个国家的弃儿,没人待见、不受保护的边缘人群体。

 

我们急诊科里共12个医生,都挨过骂、挨过打。这种事三天三夜说不完,说完了我也该得抑郁了。


工作环境吵闹、混乱


我去英国和香港的医院实地观察过,那里都是安安静静的,大家耐心等待就诊,不会有人打断正在就诊的患者问这问那。我不知道我们的患者问题出在哪?医院里总是吵吵闹闹,狭小的诊室经常挤进来十几人,叽叽喳喳干扰你给患者诊治;感觉大家都活得那么烦躁,又那么随心所欲,在哪儿都要表现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宇宙的中心。

 

小时候的医院,里面都挂有一个大大的「静」字,医护还会训斥吵闹的患者和家属。现在的医护还敢训斥他们吗?怀念从前,更怀念那份宁静!


急诊人的困境


「急诊是什么,万金油啊!干不出业绩还得天天担着风险。外科不一样,这换心换肝的,是能换出专家大师的。」这是电视剧《急诊科医生》里的台词,说出了急诊人的窘境。

 

专科医生越老越吃香,急诊医生越老越凄凉。

 

急诊医生如果四五十岁了,还在临床一线、二线,那就注定了悲催的事业前景。急诊科主任只有一个,如果你在急诊科当不上主任,不当一线、二线,还能当什么呢?

 

而且急诊人员的职称晋升难上加难,其他行业,到我这个年龄,都已是高级职称,而我各项条件具备,就因为科里没名额,三年内不让申报。

 

无数急诊前辈的结局,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自己的明天。


后记


不好意思,说了那么多,倒的全是苦水。

 

按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着病人在你手里活过来,再没有比这个更有成就感的了。多年前,因为成功抢救了一个清华大学的高材生,我还上过新闻,那时候,我觉得医生是伟大的、高尚的职业。

 

只是到后来,发现痛苦比成就感多太多了。我是个凡人,有家室要养,有正常人的脾气和感情,拿挨骂挨打逆来顺受、一心一意无私奉献的圣人标准要求我,我做不到。

 

写这篇文章,没指望大家感同身受,说不定还得挨骂——净说病人坏话了——但求大家伙对医生多一点小小的理解,对医疗体系有一点小小的推动,那就行了。


【五道口】:清华、北大坐落于此,中关村诞生于此,网易、搜狐、腾讯、谷歌、中国人民银行五道口金融学院坐落于此,世界各国青年才俊、莘莘学子云集于此,被人称为宇宙中心。在这里,我们可以读懂中国,乃至世界。

觉得不错,欢迎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