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陈敏:知青岁月(一、二)

灞柳文艺2020-03-24 15:43:18




那年我十八岁,高中毕业,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的号召,下到离县城一百零八华里的素朴区马路乡野猫笼村上山下乡当知青。


那时青春勃发,脸色红润,皮肤白净,嘴角长一颗黑痔,穿一身母亲做的粉红碎花上衣,一条蓝色卡机布裤子,一双自做的青布面子白布底子毛边鞋,两条齐臀长粗黑大辨子在身后,走起路来辨子一甩一甩,显出少女美丽身材。


在那年秋天,我和我中学同桌兼闺蜜玉珍扛着简单行李,坐上地质队吉普车往目的地夜猫笼赶。在崎岖山路上颠簸二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素朴。



素朴区仅有一条小街,区政府位于街中段,街上多为青砖青瓦房,间有毛草房,区政府是钢筋水泥房,三层楼,比民居多一至二层。区街道是用石子和泥土堆彻成,有些路段是水泥路,下雨天积满雨水,坑坑洼洼,不小心会踩到水坑里。


吉普车拉着我们继续往夜猫笼赶,路更加窄,只够过一辆车,路面是石子泥路,路两旁是大小不等石土山,应了那句话,贵州地无三尺平。车颠簸着,两个知青既兴奋又不安,看着不熟悉的恶劣环境,不知要去的地方是什么样,唯一能支撑内心强大的只有毛主席的教导。



终于车到山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夜猫笼到了。夜猫笼是一小山村,面面大山,山顶是坡土,玉米还未收,远望一片黄。坡中下段是梯田,长满稻谷,全灿灿的,一片丰收景象。几十户土墙青瓦民居散落在半山腰。有一板壁青瓦房屋特抢眼,座落在半山,那是生产队长家。


延着田间小路下到队长家,队长家聚满村里男女老少。村里人生活很贫穷,穿着打了补丁的衣服,有的孩子光着屁股,多数人赤着脚。她(他)们是来看我们两个知青的,每个人都充满好奇,眼光全停留在两知青身上,上下不停打量着,但眼光是善良的,友好的,有的打着招呼,称我俩为老表姐,因为母亲姓李,村里人也姓李,故称老表姐,也算是对我们的欢迎。



我们的住房是牛圈楼上,即用石头彻成牛圈,牛圈上土墙毛草盖一层,下面关牛,上面是我俩房间,约十多平方,房间有一个小木窗,一个小木门,墙用石灰刷过,室内放两张木床,用土和砖彻了一个煤火,窗下放了一张竹方桌,还有一个木长蹬子。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好在房屋紧邻队长家大瓦房和猪圈,一楼有牛陪伴,晚上不会那么害怕。


第二天立即与村民下地干活,收玉米。我们背着背篓上山去摘玉米,一背篓一背篓再背下山,放到村集体晒场上,村会计帮每个人记着每天公分,最终凭公分分口粮。




冬天搞山改。天下着雪,地上有冷冻,大家扛着铁锤,拿着铁铲等工具,到高山上取石头,彻成堡坎,将荒山变成梯土,这是农业学大寨学来的。


转眼春夏到,开始育苗插秧种玉米,蓐秧蓐玉米。这是很辛苦的活,每天天刚亮就出发,天黑才收工,玉米叶会割伤手,汗流在伤口上会钻心的疼。再苦我们忍着,因为我们是下乡接受再教育的,要练一颗红心,滚一身泥巴。




春天梨花杏花桃花开满我们房屋四周,花枝从窗户伸到屋内,好美,山间田园美丽风光,我们的毛屋在阳光下无比美丽,两知青少女更沉浸在这山野的美里。劳作回屋后分工,一人升火做饭做菜,一人去二里地外挑水,累并快乐着,傻傻的开心着!


晚上点上煤油灯,村里有些人会聚到我们的小屋和院子里,谈笑风声,打打闹闹,有时会教她们识字或做针线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在村民教授下学会种田、种玉米、种菜,更学会的是一种吃苦耐劳、坚忍不拔、互帮互助的精神,更学会善良和包容。


青葱岁月,陈敏提供照片


当了农民才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一个夏天因不愿浪费粮食,吃了过夜的馊饭,到地里干活时上吐下泻,被村民用华杆抬八里路到素朴街上,好不容易坐上两天才开一次的公交班车到县医院。县医院病人非常多,没人会注意到我们就睡在医院门诊墙角落。等了约两小时才得到诊疗。那时我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学医,当个好医生,为百姓看病,恢复高考后终于考上贵州医科大学(原贵阳医学院),走上了医者之路。


好姐妹,照片由作者提供。


(二)


在农村每天的乐趣是听小鸟唱歌、看花开花谢、看庄稼载种和收成、与队长家老少聊天、有人来串门、集体劳作时听大家开玩笑。最开心的还是见到自己的老师和同学。


下乡近二年,高中班主任亚南老师从素扑走路来村里看望我们,让我感动。他仍穿着讲课时那身蓝灰色制服,脖子上交叉系一条灰色围巾,戴一副宽边眼镜,说起话来一板一眼,不苟言笑。



老师来了是贵客,队长家热情款待,做了农村最好的饭菜,玉米饭和面条,先上面条,老师看见一大碗面条,抬起几大口吃下,哪知农村面条是作为菜来待上等贵宾的,我也不懂,没阻止老师。队长夫人看老师把面条吃完,哭笑不得,老师怎么能把菜给吃了,而且那是全家人的菜。没法大家只能吃玉米饭了。农村习俗真没懂,只因那时太贫穷所致。


老师赶路来村里与大家拉拉家常,看看他的得意弟子住的什么地方,生活怎么样,最重要是教导我们,别忘了读书,他说过去是推荐上大学,听说今年是要恢复高考。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那以后,开始挑灯夜战,白天辛苦劳作,晚上蜡烛和煤油灯照书本,连续几月,七七年底参加高考。心忐忑不安,汇入高考大军。那年参加高考人群有各种人等,知青、参加了工作的人员、应届生、社会闲散人员……高考录取率仅百分之几。


考完试心不安,是否被录取没把握,收拾书本,准备煤油和蜡烛,收拾行装,又回农村,准备又战一年再考,直至考取。一月后终于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兴奋得一夜未睡,命运从此改变。



同学来村也是兴奋之事,农同学经过精心打扮,风尘朴朴赶来村里,款款而谈。他说话激动,眼里放着光,不时看着我和玉诊,我们也很兴奋,毕尽很少有人来村里看望我们,而且是青年同学,纯纯好同学。


健同学代表协和区来素朴区打球比赛,全区人都去看,我也不例外,他在场上跑着,球进了,一片欢呼声……,球散后他在人群口看见我,兴奋的跑过来打招呼,应邀他去我们村。路上一前一后走着,少女的害羞,不敢与他并排同行,远远走着,聊着,穿过山峰,穿过玉米地,不知不觉到了夜猫笼,这是一生中第一次与青年男性走路,害羞而胆怯。他说了很多读书时趣事,也说了很变知青趣事,也暗里表示对我的好感,大学后他发追求,一封封恋爱信雪片飘来,最终他成为我的丈夫。




集体劳动时男女老少一起,男人喜欢和村里年青媳妇们开玩笑,有时还抱成团打闹在一起,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开心的把活干完。这可能就是农村的性文化。


(未完,待续)


文中图片多从网上下载,致谢!



灞柳文艺祝您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作者简介


陈敏,一九五七年四月出生,一九七五年上山下乡当知青,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第一年考入贵阳医学院,一九八二年十二月毕业后分到县医院工作,一九九三年调到黔西县妇幼保健站当站长,一九九七年调海南省三亚市妇幼保健院当副院长,二零零四年调三亚市人口计生局当到副局长,二零零八年副调研员,二零一一年调研员,二零一二年退休。



灞柳碧水  文艺蓝天  众人唱和  心乐美篇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往期精彩回顾

上新 | 陈敏:中国式父母的累

上新 | 刘继全:人生感悟

上新 | 张养平:书画及诗作欣赏

上新|伏萍:伏萍 :生命的叶子

灞柳文艺

关注微信号每天收听我们的消息

灞柳文艺为您推送晨间精品阅读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