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衣冠冢12

红尘酒醉孤月弦执爱凝箭破乾坤2020-04-21 16:10:39

爱在岁月里深埋,又在时间里凝固成霜,冻结你我,在感动中破碎,在愿望中永恒…在光阴中破碎…又在轮回里寻回…爱想你,爱看你…爱着你…迷失方向,迷失…真爱的体现,不是对着天空承诺或者对着落叶许愿,诱惑我得凝视,并不是相爱之时甜腻的称谓,也不是深情的相拥。。。爱之所以被痴迷,是因为彼此需要呵护之时一声小小的笨蛋又或者一个温怒的眼神,在此刻都不觉得有多么的可怕,难听,反而犹如天籁之音,触动心灵最深的悸动…那真爱的回声…也许释爱者不如被爱者,永恒只是被呵护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那么的难么的…让人炫目

1987年5月6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西林吉、图强、阿尔木和塔河4个林业局所属的几处林场,同时起火,引起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据初步统计,过火面积达101万公顷,其中有林面积近70%。烧毁房舍61.4万平方米。内含居民住房40万平方米,贮木场4处半,林场9处,存材85.5万立方米,烧毁各种设备2488台,粮食650万斤。桥涵67座,铁路专用线9.2公里,通讯线路483公里,输变电线路284.2公里。受灾群众5万多人,死亡193人,受伤226人......

  各地新闻记者争相报道“和一般人想象的不一样,那火根本就不是漫过来的,而是从天上‘飞’过来的。”当年大兴安岭地区常务副专员,现退休居住在哈尔滨的张举这样向记者描述。
  在八九级大风的叫啸声中,一大团一大团的火焰被高高抛向天空,飞越一百多米宽的大林河,狠狠砸向对岸的树林,原本出现在西山的山火就这样点燃了漠河县城。大火继续以“飞越”的姿态在漠河县城中肆虐,顷刻间,拥有4万多人口的漠河县城变成了一片火海。。。。

       叶枫在小眸的大叫中站了起来,他觉得很奇怪刚刚应该是在医院明明是在东北,黑龙江一带的某处医院,这怎么就跑到了四川。。迷迷糊糊的做梦居然还穿越了?叶枫单手抓了抓长长的头发,疑惑的接着发呆,不对,我怎么会有长头发!我去,还是紫色!!!我穿的这是什么啊?叶枫惊讶的不知所措,脸上那叫一个精彩,啪!突然脑袋被砸了一下,就听到小眸的大叫:“快跑吧!你是不是变成猴子了我的大侠!你先让那个姐姐出来!把我们带出这个鬼地方好么!!!”叶枫此刻才真正的看看小眸说的环境,他们此刻正站在一处险地峰上,似乎是一个平台,有足球场大小,四处有些碎石,还有一截巨大的手臂横亘在远处,那手臂惨白色,像是石膏一样的,还有就是那个跟自己长的很像的男人,就在小眸的身后,四处雾气弥漫,看样子像是白天,只不过看不到太阳,也不知道小眸怎么知道这是四川,小眸此刻穿着短裙,双手叉腰,眼睛还是那么大,不过头发似乎长了许多,还有就是大了,;“是啊,真的很大!”一到声音出现在耳畔,叶枫下意识看看旁边,那个男人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到了自己身前,贴着叶枫耳朵说着,脸上还坏坏的笑,叶枫已经麻木的脸张着嘴颤抖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脑袋想的什么!”小眸也来到了叶枫跟前,瞪着大眼睛对着他说:“什么很大?你们俩。。。哼找死是不是!!”小眸低头看了下,瞬间脸色通红,破口大叫道,刚欲去打叶枫,叶枫的手臂凭空一划,小眸就停止了动作一道女声从叶枫口中传出;“呦呦,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胆敢欺负少主?你!想死了么!”最后几个字咬着牙狠狠的说道,小眸吓得倒退了几步,想起刚刚大战的场面

    在医院里她去解救床上拽出的人,走到近前才看出那就是叶枫,不过是个替魂,因为沾染了叶枫本尊的因果几乎可以说完美复制,除了衣服是蓝色的褂子,基本无二,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本事,小眸扶起那人,因果锁链自行消散,自成魂体!!小眸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和他怎么区分。。。小眸惊讶的同时,另一面漩涡深处的手臂被叶枫一挥手打退,黑色漩涡传出一声怪叫,接着就继续放大,吞噬了整个病房,小眸觉得眼前一花,瞬间出现在一处山腰中,四周黑云翻滚,远处有一条河流,河中若有若无的可以看到一些尸骨,还有几个人在爬。。。“酆都城。。。我们怎么又回来了!!!”那个蓝色的叶枫在小眸身边惊叫道!这是冥界?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小眸彻底蒙了,这怎么是冥界,传说活人是不能来的,我怎么进来的。。“这不是冥界,这是空间断层,它没有能力带着我去冥界,现在也不能出来,冥界跟现实重叠空间而已,大惊小怪,“另一个叶枫阴测测的说道,此刻应该说他是那个女人好一点,“哈哈,谁说老夫不能来!”小眸看着山腰处走出一位黑雾缭绕的人行生物,看不清具体样貌,一个宽大的袍子罩在身上,大大的帽子遮蔽着头颅,双手互相插在袖口里,“呵呵,你这修行还镇守所谓的冥界,大材小用啊,不过还是不够看啊,我不想杀你,毕竟修行不易,你自行离去吧,我只是为了就我家少主,另外解除因果!”叶枫淡淡的说着,那怪物走到叶枫不远处站定淡淡的说:“我不管你是何物,此魂依归冥界,自杀而死应去往第十四层,枉死地狱接受处刑,你家少主因撕破因果链也将被带往阎罗殿,接受审判!”说着慢慢抽出右手,从袖口里带出一把白色的骨刀!“聒噪,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女人说完,小眸看到她一挥手,瞬间一到虹芒像是一道弯月,对着袍子人就打了过去,那人举刀于胸私要挡住,哄的一声,山石崩碎,天地塌陷的错觉,小眸觉得眼前出现一道幻影,叶枫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打出一道光幕将自己跟另一个叶枫挡在后面,小眸心底生出一股暖流,这就是被保护的感觉么,真的好舒服。。。那怪物闷哼一声,倒飞出去,弯月瞬间穿过山体对着远处的高空飙射而去,那一天,天空出现日月同辉的奇观,附近的人们没心情观摩,只觉得山崩地裂,巨大的裂痕突兀的出现在柏油马路上,足有千丈,持续蔓延,山林中鸟兽惊叫飞奔,大地塌陷,高楼林立的都市全都崩塌倾斜。。。2008年5月12日(星期一)14时28分04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震局的数据,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矩震级为7.9Mw),地震烈度达到11度。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北至辽宁,东至上海,南至香港澳门、泰国、越南,西至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弯月射过山腰小眸看到高丛入云的山峰瞬间被切成镜面一样平滑,一只惨白色的举手从空中坠落,砸在地面,只觉得大山一震,崩出裂痕,碎石四处乱飞,如炮弹般砸在光幕上碰碰的震耳欲聋,叶枫站在前面高声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那次没打死你,算你跑得快,如今又来插手救这秽物?坚守大人你真的觉得活的长了么?"叶枫淡淡的说着最后的几个字,小眸感觉空间一振颤,一道虚影凝结,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出现,手中拖着刚刚的怪袍人,那人袍子破碎,露出了脑袋,头颅似是火焰燃烧,一只手耸拉着,另一侧则是空空如也,连肩膀都消失大半,不见血液滴落,只有淡淡的黑炎缭绕,胸口起伏,似乎还活着,老人向前几步对着叶枫说道:“几十年前大新安岭你已杀生无数,还将镇守那处密地的凰鸟击杀,老夫自问不是您的对手,不知此次所谓何事有大动干戈?枉造杀戮?弄的人间地狱都不得安生?”叶枫冷哼一声“怎么你觉得我无理取闹喽?这东西没死算是便宜他了,休要多言了,买你个面子,带着他离开吧!”老者闻声浑身一震,看了一眼无奈到“算了,我去地府看看吧,希望以后你不要在随便杀人了,弄出大神来我怕你也不能抵挡!”说完老者拖着那人消失了去。。。

“喂,傻妞,你这是又在思春?”小眸回过神来,此刻才感觉到叶枫的脸紧贴着自己,能感受到气息扑在脸上,瞬间满脸羞红,“那个,这个。。。你,,,”小眸语无伦次的又退了几步,脚下一空,觉得腰间被紧紧抱起,“呵呵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要死啊?那么深也不看着点?你觉得你会飞?”女声的叶枫环抱着小眸的腰将其拖住,小眸的双脚此刻已经离地,脚下就是刚刚打斗出现的裂痕,足有千丈深,“别看了,我们也走吧,省得一会儿麻烦,你,过来!”叶枫对着另一个叶枫说道,那个家伙咧着嘴笑了笑,走了过来,小眸看着远处,恶鬼阴兵混战,哀鸿遍野,天空中直升机呼啸而过,一副末日景象。。。这只是简单的一挥手么。。。这是什么能力。。是神么。。爷爷。。你在哪。。“别想了,我们走,去我家吧!”女版叶枫娇喝伸手撕扯空间,扯出一道彩色的空洞拽着小眸,另一个叶枫紧跟着三人不如其中。。。裂口瞬间弥合,留下的是满地疮痍,那巨手被一阵风吹过,化作飞灰消失在空中,似乎是发生过什么,却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像爱一样,来了又去,留下的孤独的呜咽。。

奶奶在叶紫小的时候说过一个故事,在山里有一颗美丽的梧桐树,树很大,很高,高到树冠长到了天上,在树心处住着一对凤凰,金黄色的翎羽,浑身火焰,很是漂亮。。。。叶紫也很想去看看,只是奶奶又说,因为猎人放肆的猎杀大山里的生灵看,伐木工肆意的砍伐,导致动物锐减,而后猎人看上了凤凰,伐木工看上了梧桐巨树。。凤凰发怒,那晚天火降下,大地焚烧,很多人被大火吞噬,人们来不及哀嚎,就被热浪吞噬。。。奶奶又讲了另一个版本,说是凤凰因为偷了火种私藏人间,被天神追杀。。那晚凤凰哀鸣。。凤凰的血散落满地,那血液滴落在哪里,哪里就被烧灼,凡间的水根本就不能将其浇灭,大火烧了三天三夜。。。

       梧桐树下的誓言,我在这棵小树下等着你回来。。小树一天天长大,你还没有回来,远处战火燃烧,你说家乡必须要有人来守护,我就在树下慢慢的等待。。看着花开花落,数着日出日落。。。直到有一天,戛家人到来,捧着你的衣衫,说你战死疆场。。。。。敌军退了,而你没有回来,家园守住了。。。你没回来。。。谁来守护我们的爱。。我们的誓言。。。还在空中盘旋。。。还在。。我将你的衣衫葬在这梧桐树下,立成衣冠之冢,接下来由我来守护我们的爱,我们爱的誓言。。。从此日日夜夜与君伴,从此我们不在分离。。。直到那天来了两只鸟住在了我们的树上,我们多了邻居,我不喜它们打扰,它们缴纳了租金,给我一颗五彩的珠子,它们口吐人言,说这珠子能复活你,不过需要千百载的光阴,还要收集你早已轮回的灵魂碎片。。。于是我找遍天涯海角收集你的灵魂。。。。无奈你的灵魂早已不全,只有思念化为你里去的模样镶嵌在里面,我知道我时日无多,。。只好带着珠子与君长眠。。它们住在树上,我们住在树下。。。直到那天来了可恶的人,杀了小鸟。那血液撒在我们的家,滴在我的灵魂之上,我只觉得灵魂都在烧灼。。我真的要死了,连灵魂都要死了。。躲过了冥界的召唤。。躲过了岁月的腐蚀。。。却躲不过这命运的捉弄吗?我恨!!!我们的爱就这样消散么。。我恨啊 !怒吼对着狂风,咆哮对着苍天!四周火焰弥漫,从火中走出的女人,摸着我的脸颊,问,想活么?你的爱很美。。好吧你给我看门吧。。。我觉得一道清泉散在身上,灼痛残缺的身躯逐渐完整,,,就这样我们有生活在梧桐树下,只不过树早已漆黑枯衰,不过我们的爱还在,我还有你,还有珠子中对你的思念之影

。又来人偷走了珠子。。。带走了你。。。。。我恨!!!我要屠戮!杀尽世间人,也要将你寻回,我的挚爱我最思念的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