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岭南名医】广东省皮肤病医院院长杨斌:“看皮肤病不能只看表面一张皮”

羊城晚报岭南大医馆2020-09-10 15:27:21

文/羊城晚报记者 陈映平 实习生 吴大海 李欣 通讯员 曾卫华 洪璇



专家档案


杨斌:博士,主任医师,暨南大学博士生导师,广东省整形美容协会副会长及皮肤美容分会主任委员,在广东省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及广东省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均担任副主任委员。现任广东省皮肤病医院院长、广东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主任。


近年来主要研究方向为免疫性皮肤病、损容性皮肤病及性传播性疾病的发病机理、诊断与防治。主持多项省级科研课题及国际合作项目,曾获省级科技进步二、三等奖各一项,在国内外知名杂志发表论文八十余篇。在治疗复杂疑难皮肤性病方面达到全省乃至国内领先水平,牵头成立了全国首家“皮肤病爱心救助基金”,每年无偿救助几十位贫困患者。2012年被中国医师协会评为“全国优秀中青年皮肤科医生”。

门诊直击



七年的时间里,她将一间原来专注于性病、麻风病监测的省皮防所发展壮大成有200张住院床位,每年诊治30多万门诊患者的省级大型皮肤专科医院。针对不少皮肤疑难患者到处求医,却得不到准确的诊疗现状,她牵头建立一个全省“大咖”会诊平台——组织两月一次的珠三角地区疑难杂病免费大会诊,至今坚持了七年多,惠及五百多病患;作为医院一把手,她至今仍坚持每周三次门诊,每周参加院内大查房……这位娇小身躯内总有无限能量的人,就是2007年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公招从海南调入广东省任皮肤病医院院长的杨斌。


因长痤疮感染化脓以至于住院手术需要休学一年的16岁高中男生,近三年来双手掌干燥皲裂从不出汗的陈先生,20来岁染了尖锐湿疣三次复发的美女,50来岁全身严重银屑病到处求医问药的张先生……记者采访的这一天,广东省皮肤病医院院长杨斌给来自全国各地的49位患者看完病时,时间已过了中午一点。谈及多年从医的体会,她深有感触地说:“皮肤科医生,看皮肤病不能只看表面一个皮!否则你可能找不准病因,治疗效果就打折扣!”


新! 护肤不当引起损容性皮肤病人越来越多


她在门诊中发现损容性皮肤病的治疗需求者越来越多,于是为此开设专科门诊。每周一下午要诊断30多位病人。


损容性皮肤病就是长在面部有损容貌的皮肤病,它的种类也五花八门,青春痘(痤疮)、黄褐斑、雀斑、扁平疣等都属于损容性皮肤病,杨斌认为,这种病的治疗并不太难,但要效果好也不容易。关键要帮助病人知晓病因再用药,改变不良护肤美容习惯。“拿痤疮来说,很多人会盲从商家的广告宣传,买来很多祛痘产品乱涂抹,这些产品中因可能含有抗生素和皮质类固醇激素,有一定的抗炎抗感染作用,一开始涂抹痘痘很快就消了,但时间一久药物中的皮质类固醇激素就会产生严重副作用,面部皮肤出现敏感、灼热、瘙痒等症状,严重者皮肤会变薄、脱屑、毛细血管扩张,皮肤抵抗力也随之下降,容易感染毛囊虫、马拉色菌等,一旦出现弥漫性发作时,整张脸就毁了。记者看见,一位身材模样姣好的女子满脸一颗颗淡红色皮疹和色素斑。杨斌介绍说,这位姑娘就是在美容院做美容时买了对方推销的数千元美容化妆品,用后的某一天发现全脸长满了痘痘。“治过两次了,第一次来时满脸都是红斑,很难看,估计还要治疗两个月。”


“化妆品中出问题最多的就是面膜。”杨斌说,“一片面膜就几块钱、十几块钱,制作的门槛低,就是无纺布泡营养水,一些无良商家打着胶原蛋白、透明质酸美白保湿的旗号,为了加强效果有可能加入铬、镍等有一定美白效果的重金属以及激素。虽然短期内看起来效果很好,能消除炎症、黄褐斑,但时间长对人体皮肤非常不好。面膜内还可能添加荧光粉等增白剂,“检查时让她们的脸在紫外线伍德灯下照一照,可以看见脸上有一片片的光粉。”表面上看,敷完面膜之后脸变得很白,但这些成分会被人体所吸收。很容易产生激素依赖、过敏、痤疮、色素沉着等不良反应,这时治疗需要3到6个月的时间才能慢慢恢复。


怎么判断使用的化妆品是不是有问题呢?杨斌解释说,“用后刚开始有点痒,感觉皮肤变得敏感了,原来常用的化妆品不过敏现在也容易过敏了,脸皮越来越容易发红,到后面就会变干,皮肤开始长小痘痘,普通青春痘皮疹往往是散发性的,多数分布在口周、额头、鼻唇沟等皮脂分泌旺盛部位,而化妆品引起的则会弥漫性地一片片地出现,跟正常的青春痘明显不同。”


“爱美不是坏事,但是要掌握科学的护肤方法。”记者看到,对这类病人杨斌总是强调想美白和买治痤疮的药物、护肤品一定要到正规的专柜购买,在选择护肤品时,尤其是敏感性肌肤人群,要以保护皮肤屏障为主,建议选择温和、成分比较单纯、针对敏感肌肤设计的护肤品。“我自己也不喜欢抹太多东西在脸上,年轻小姑娘,更没有必要啦!做好基础的清洁和保湿、防晒三样就足够了。”她说。


难!治银屑病,“偏方”“秘方”不如规范治疗


银屑病(牛皮癣)是大家公认的难治性皮肤病,但经杨斌开方治疗,她的病人总能药到病“减”,所以慕名而来者众。当天上午,记者见到来自平远县,今年69岁的邓全(化名)。一进诊室,他就操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大声说,“杨院长,你开的药好用,这次给我开多点!”原来他是第三次复诊了,只见他坐下后,熟练地将裤管往上一拉,左右腿上均有数个一元硬币大小的牛皮癣伤口,或者发黑或者仍有点发红。家人说,邓大爷患病多年,原来没有正规治疗,严重到整条腿都抓溃烂导致严重化脓感染,但现在好多了。


杨斌介绍说,银屑病俗称“牛皮癣”,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表现为红斑、鳞屑和瘙痒。银屑病的发生主要源于机体本身免疫系统失调,导致角质形成细胞的生长出现异常。遗传只是银屑病的病因之一,类似邓大爷这样的病人每次出诊总能遇到好几个,有的病人是经济条件较差,拖到病情不可收拾才来求治,有的病人是听信偏方、秘方,特别是一些中草药的方子,觉得没有毒副作用就大量服用。结果,银屑病没治好,肝肾功能却因某些中草药的毒性而受损,甚至有些“秘方”因添加激素而导致患者病情加重。


杨斌解释道,在遗传因素的背景下,一些诱发因素包括感染、环境和应激,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容易诱发银屑病。所以治疗时候必须讲清楚道理,做好沟通交流,这样患者的依从性才好,才能坚持用药治疗。最怕他们用药后稍好转了又不坚持,病情容易出现反弹,所以家人的配合理解监督十分重要。


诊病心得:好医生懂得“透过一张皮看到疾病的本质”



针对很多疑难杂症的患者到处求医,却得不到准确诊断的现状,从2008年起,杨斌针对疑难皮肤病建立爱心基金,召集广东省内资深皮肤科专家,每两个月举行一次珠三角地区疑难皮肤病大会诊,省内皮肤名家顾有守、许德清、陈永锋等教授为固定会诊专家,每次约讨论15个病例。


“会诊中遇到的疑难皮肤病人的共同点是:病程长、病情重看了很久很多家医院多个科室甚至多个专家,但仍找不到病因或疗效不佳,会诊的目的就是集思广益,明确诊断,为病人指明求医正确的路径”。


至今杨斌对一位病人仍然记忆犹新。一位50岁左右的刘先生出现了舌头变大、吐词不清、唇和牙龈增厚、眼眶周围皮肤紫癜症状,活动时还会呼吸困难,他在大医院耳鼻喉科和口腔科求医5年,曾被当做是口腔扁平苔癣或天疱疮反反复复治疗就是好不了。杨斌根据患者眼周皮疹和舌头变大、口腔黏膜有紫红色结节等情况,确诊是系统性淀粉样变,是一种代谢性疾病,帮助刘先生明确了病因。另一位差点被误诊为神经梅毒的病人正是在她这种严谨而专业的指导思想下获得正确的诊断。

这位35岁的患者张女士1年前无诱因出现排尿困难,半年前出现双下肢无力、行走不稳,行走时有踩棉花感,并出现反复发作性头晕、头痛,双耳听力下降,精神行为异常,间歇性躁狂抑郁及记忆力减退等一系列症状。曾在外院的神经外科和精神科进行检查,抽血发现其血液中梅毒螺旋体抗原呈现阳性,于是医生认为张女士患的是神经梅毒,推荐到皮肤科治疗,但在会诊时,对性病经验丰富的杨斌发现病人脑脊液颜色呈血性,红细胞很高,而且用两种方法检测梅毒螺旋体抗原均阴性,这只能证明其曾经患梅毒但不足以说明患者目前的一系列症状是因神经梅毒引起。经过反复检查讨论追踪病史家人,最终排除了神经梅毒,确诊患者的一系列症状是蛛网膜下腔出血所致,患者重回神经科治疗。

杨斌认为,虽然皮肤科有60%—70%的病人是普通的湿疹皮炎、皮肤癣等常见病,但有20%—30%的病人的病因是与系统免疫及系统感染等内在疾患相关。因此,“皮肤病不能只看一张皮”杨斌院长多次强调这一观点。她说,皮肤各种症状只是表象,是内在疾病的表现,皮肤科医生要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寻找引起皮肤表象变化的内在病因,这些疾病可能与肿瘤、血管、神经、代谢等有关。医生需要结合临床经验全面学习各科知识,才能避免“只看一皮,不见全身”的错误。



(欢迎转载,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陈映平、谢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