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春风卧龙】红色故事会连载永远的谷子地 (五)八年痴情寻觅 只为英魂归故里

春风卧龙2019-07-02 21:26:45


8月23日

晚上八点多,在楼下北京路路边散步,凉凉的秋风吹着,清爽怡人,黄黄的路灯光使北京路变成了一条红色的飘带,各种车辆来来往往。这时,手机响了,是窦老师打来的,说寻找烈士后代又有了重大进展。齐华针烈士找到了家。许昌有人打电话说,齐华针是他叔,齐氏家谱上面有他名字。此烈士已是第五代了,是他族家人打的电话。我说,好呀,又见成效了。下一步你咋安排。窦老师说,后天,我准备去许昌采访,看看家谱。然后,到南阳,南阳卧龙区广播电台有人打电话,说有四份烈士证存根,有一份烈士证,一起采访一下。我说,中啊,咋策划你请做了,我全力配合。我又说,今天上午张玉峰又打来电话,也没有说出新的有价值的线索,他说那一天下午,在惠庄座谈时,喊的不是曹岗本村的人,年龄还没有他大的,不了解情况是正常的。窦老师说,下一步要是没有人找,烈士证还发给他,你应侧重它的社会效应。打了电话,上楼休息。

  

    8月25日

早起6点窗外蒙蒙亮了,亲热幸福了一阵子,像打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然后起床,喊小琴去跑步,小琴说,累得慌,不想去。我只好一个人去跑步,归做了早饭吃吃。8点,骑了自行车去学校,到政教处和张金平等几个老师吹河南台2套都市频道记者采访的事,又让老范打开电脑,找到连山藏书的博客,写了一篇博文,其中写到,60年的岁月,60年的风雨,60年的烟尘,怎么也遮掩不住烈士那鲜活的生命。在建国60年大庆来临之前,为国牺牲的烈士不能魂归故里,他们不能回家,我心难安,又自己加了一条评论。后来,王岩老师来了,忙贴在南阳吧上。

11点时,窦老师打来电话说,一点半能到南阳,拉了你和李老师,去内乡县寻找齐华针烈士的后代。我说,行啊,我在家等着。到政教处给杨瑞恒主任请了假,走到百里奚路大坑南边时,又给费书记打了电话请了假。就是当时少说了一句话,第二天的假没有请。吃了午饭,挺在床上休息。二点时,窦老师打电话说,已经到了,你下楼吧。于是换了衣服,拿了装烈士证的文件夹下楼,到路边等。过了一会儿,车来了,开了车门,李老师已经坐在车内,开车的师傅换了,是贺老师。于是往南上高速。在车内,我从窦老师手里接过复印的家谱,有齐华珍的名字,1925年38岁卒,应是1887年生,原配王氏,继娶孙氏,生子隆渠,女伍云。窦老师又介绍情况说,伍云1990年去世,生子李石头、李石磊,李石磊生子一人,生女李平,今年考上四川泸州医学院,一本的分,上了一个二本,学费7850元。与烈士一对照,姓名的第三个字对不住,烈士证上是针,而家谱上是珍,烈士证上是1947年11月入伍,47年12月在确山战斗中牺牲,年龄27岁,按烈士证上的年龄推算,应生于1920年,相差了33年。而死亡年龄相差了11年,反正疑点不少。唯一的证据就是家谱上有谐音后接近相同的名字,烈士证上是齐华针,家谱上的名字是齐华珍。

我和窦老师谈论着情况,我说,齐华针烈士是打确山牺牲的,咱们这次去,要是能够确认了,可以拉住烈士的亲人,到确山去祭拜,以告慰烈士的英烈。明年清明节了,还可以搞祭拜的活动,以后有节目做了。窦老师调侃到,那不做到退休了。我听了笑了起来,车里的几个人也哈哈大笑。说说笑笑的,转眼可到内乡县了,又去赤眉镇,在赤眉镇街南头,赤眉起义屯兵处石碑前拍了镜头。

去齐营,到村里一打牌处问了路说,齐华啥的都在二队。往西走,复下路。到一户人家问说,一队的一个老太太兴知道情况。由其女儿领路。找到一处解放前盖的老房子前,一个弯腰的老太太颤悠悠地出来了,齐老太太坐那儿,窦老师问,解放前齐家有没有出去当兵没有回来,叫个啥。齐老太太端着碗,吃着蒸面条说,解放前齐家一门15家,都出去了,识文断字的,有人在外面,知道解放军要来的消息早,捎信叫把地都卖了,往外跑。解放的时候,齐家是大老财呀,有人吓得跳到红薯窖哩。都我没攮没有出去,解放罢,一运动就斗我这个地主婆,受了多少委屈啊。再问,说,不记得了。我到屋里,扭着头四下里看看,看到她住的是西屋,怪老了。于是出来我问,这屋子有多少年了。老太太张着嘴说,有200多年了。窦老师说,老大娘,到你屋里看看,于是,我和窦老师站起来,推开门,又到屋里。屋里乱蓬蓬的,屋顶熏得漆黑,梁有二根,下面的一根呈弓形,有一搂那么粗。我抬头望着屋梁说,那时候用的梁看多粗,看看出来,几个人走了。到北边水泥路上,窦老师遇见一个拉车子的村汉,车子上装着杨树。窦老师问,老乡,解放前齐营谁出去当兵了,村汉说,我才50多岁,别的不知道。我有一个伯,被抓壮丁出去了没有回来。

又往东走,窦老师给齐营村副支书打电话说,派车去接你。过了一会儿来了,手背上扎着针,正输液呢,在一户人家门口路边,几个人站那儿。窦老师问一个老头,说这得找齐熙纯去。一会儿,喊来了,红着眼,手抖着说,问齐华珍,这我可知。他是我堂爷哩。我爷一辈兄弟四个,我爷叫齐华荣,二爷叫齐华华,三爷叫齐华富,四爷叫齐华贵。那时候富啊,齐华珍前边原配姓王,翻着嘴。后来又娶了孙氏,生了个娃,叫隆渠,是个二球,还有一个女儿叫伍云,也有点傻。后来搬到张谢庄吃租子。我爷爷一辈分家时,分得不均,我都问我爷爷,都是一个爷,咋不一样哩。伍云嫁到西峡县田关乡岈子村,生了李石头、李石磊、女儿李新华。窦老师说,家谱上说是38岁死的,烈士证上是47年27岁牺牲了,按这推算,他不是1905年生的,是1920年生的,相差了33年。齐熙纯瞪圆了两只眼睛说,那时候编家谱的人不了解情况,向人打听的,家谱上的年龄不准。我爷在时,我都问他,一门四户,弟兄四个,为啥分家时分的不均,有的穷,有的富。我爷交代,括出去的地不要了,不收租子,也不括地了。要自食其力。粮食不够吃了,可以租别人的地种。解放罢,划成分时,定成了贫农,要不是是地主。这时,小张拍了,我问,齐华针啥时间当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