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告别"三素一汤" 江苏各地医院正式开始停止门诊输液

江苏省医药联盟2019-10-17 14:09:50

目前南京已有医院停止门诊输液

去年10月26日起,江苏省人民医院门诊正式停止了注射用抗菌药物的使用。



江苏省人民医院江苏省中医院
南京军区总医院南京鼓楼医院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
南京儿童医院南医大二附院
南京市第二医院南京脑科医院
江苏省肿瘤医院 江苏省妇幼保健院
南京中医院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南京口腔医院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解放军81医院江苏口腔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研究所)

南京胸科医院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南京明基医院
454医院江苏省省级机关医院 
南京江北人民医院江苏第二中医院
长征医院南京分院南京眼科医院
南京市江宁医院 南京同仁医院



目前苏州已停止门诊输液医院

5月9日,苏州市中西医结合医(木渎人民医院)全面停止门诊静脉输液(儿科患者除外),医院的各个显目位置都放着停止输液的公告。



医院名称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苏州市立医院

 

苏州市中医医院

 

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苏州市广济医院

 

苏州理想眼科医院

 

苏州平江医院

 

苏州沧浪医院

 

苏州金阊医院

 

苏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苏州市吴中区人民医院

 

苏州瑞华医院

 

苏州市吴中区甪直人民医院

 

苏州市相城人民医院

 

苏州市相城第三人民医院

 

相城区中医院

 

苏州九龙医院

 

工业园区娄葑医院

 

工业园区星湖医院

 

苏州明基医院

 

苏州市高新区人民医院


吴江区的三级医院7月1日开始停止门诊输液


据吴江日报,从今年7月1日起,吴江二级以上医院门诊输液模式将彻底颠覆,其中,三级医院将停止门诊输液,儿科除外。


吴江的三级医院有:吴江第一人民医院、江苏盛泽医院


二级医院将于7月1日停止门诊抗菌类药物输注,于2016年年底前停止门诊输液,儿科除外。


吴江主要的二级医院包括:吴江区中医医院(区二院)、吴江区第四人民医院、吴江区第五人民医院。

  

 

记者在苏州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输液室里看到,原本两间输液室,现在空了一间,剩下一间的患者只有十来个人,比平时少了一大半。



  

确实要挂怎么办?


根据苏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通知,如果确实需要静脉输液的,医生需要填写“门诊输液申请单”,由患者带至急诊科(内科系统至急诊内科,外科系统至急诊外科),经急诊科医生审核后,对符合输液标准的开具静脉输液处方,患者交费后到门急诊药方配药治疗。



  

 无锡


6月1日上午10点,三甲医院——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迎来就诊高峰。然而,原本应该最火爆的输液室此时却是出奇得安静,六成的输液位空空荡荡,患者和护士的脸上少了焦躁,多了从容。当天,无锡市二院在全省医疗系统率先全面停止门诊输液,这比省卫计委下达的门诊输液“禁令”最后期限提早6个月。


  医院:告别“三素一汤”,输液量降一半


  无锡市二院输液室的变化,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5月1日,该院对外公告:即日起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这比省卫计委下达的“7月1日起,除儿童医院,全省二级以上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门诊输液”的通知期限提早了两个月。公告一出,无锡二院门、急诊输液总量从改革前的日均400例下降至200例;其中,门诊输液量从日均80-120例锐减至30例左右。

  数字的变化,不如输液室一线医护人员的切身感受来得更为直观。在上午医院就诊的高峰期,无锡二院输液室的护士长王寅冰,一边小心地给患者扎针,一边像和朋友聊天一样讲解着各种日常保健知识。她告诉记者,过去的输液室就像战场,每一个输液位从早到晚不断“翻台”。当班护士常常几小时顾不上喝一口水,吃饭、上厕所更是必须争分夺秒。停止门诊抗菌药输液后,护士工作强度大幅降低,输液室将原来的7个护士编制缩减至5个。

  “停止门诊输液,特别是抗菌药输液,对我们的医生来说,也是一个考验。”无锡二院门诊部主任黄培,如今每天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随时关注各个科室、医生的处方,发现哪个科室的输液处方多了、哪个医生好开抗生素,都要随时沟通提醒。黄培介绍,多年来,出于患者的需求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一些医生习惯把“三素一汤”(抗生素、维生素、激素、葡萄糖生理盐水)作为治疗的“标准处方”,一定程度上带来滥用抗生素、过分依赖输液等问题。在医院对门诊输液展开治理后,医生的用药习惯开始发生改变,像“地塞米松”这类过去常见的抗菌药处方如今明显减少。


  患者:多数理解,主动“请”针的也不少


  停止门诊输液,大大解放了医院和医生。但对许多习惯了“生病挂水”模式的患者来说,适应改革并不容易。患感冒咳嗽的夏女士就担心地说:“挂水,好得快,人也舒服。现在不给挂了,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这位患者的疑虑很有代表性。日常接诊中,患者主动请针的情况也不少。”无锡二院呼吸内科主任赵弘卿告诉记者,事实上,抗生素输液在大部分病症上都是不必要的。以感冒为例,80%的感冒都是由病毒、支原体等造成的,抗菌药物只对细菌起作用,对病毒、支原体无能为力。数据分析也发现,在现有临床输液病例中,1/3完全不必要,1/3可输可不输,只有1/3的确需要采取输液治疗。

  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输液量占到全世界的一半以上,由此带来的医疗风险不容忽视。专家介绍,输液其实就是一种手术,存在着过敏、并发症、耐药性等多重风险。改变依赖输液的习惯,对患者来说,应该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么,如果患者的病症确实需要输液治疗,该怎么办呢?记者从无锡二院了解到,在全面停止门诊输液的同时,急诊、住院的输液仍照常进行。有关人士介绍:“从过去一个月的运行情况看,急诊、住院完全可以满足患者输液需要,一些患者和医生担心的急诊爆棚现象也并未出现。改革进行得很平稳。”


  出路:取消门诊输液,是个复杂系统工程


  “大医院门诊停止输液,目的是遏制愈演愈烈的抗生素滥用行为,刹住过度治疗势头;合理分流大医院的门诊量,最终实现社区首诊、分级诊疗的就医秩序。后者目前实现起来,还有很大的困难。”黄培认为,大医院门诊输液全面停止后,一部分输液需求原本应该转移到社区医院,但实际上,社区医院并没有承接下来。这一方面有技术能力不足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大医院与社区医院在权利义务的界定上不够清晰,患者拿着大医院的处方到小医院输液,一旦发生输液反应等意外,应急处理和责任追究都比较麻烦。

  专家指出,取消门诊输液,表面看是个别医院、单个科室的小改小革,背后实际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从医院来说,原有的诊疗流程、内部管控机制需要重新设计调整;从医疗系统来看,医院和医院之间、大医院和社区医院之间需要建立起更加有效、顺畅的分诊机制;从整个社会来说,人们的就医观念还有待根本性扭转,“能吃药就不打针,能打针就不输液”,应该成为医生执业的基本准则,也应该得到更多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治理大输液,为治理过度医疗、抗生素滥用等顽症提供一个突破口,也映射出当前医疗改革的大势所趋。在无锡市二院等医院的率先探索下,省内各大医院也纷纷加紧跟进。根据省卫计委时间表,7月1日起,除儿童医院,全省二级以上医院将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今年年底前,除了儿童医院,全省二级以上医院将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


扬州


2016年6月18日,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率先在全市停止门诊成人抗菌药物静脉输液。医院自2012年起即从健全工作组织、加强培训教育、落实处方权限、合理用药评价、提升信息水平、严格考核奖惩等方面开展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并在短期内取得明显成效,住院抗菌药物使用率、一类切口使用比例等明显下降,临床医师规范用药医师明显增强。




为进一步巩固既有成果,根据国家卫计委《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医[2015]42号)关于停止门诊抗菌药物静脉输液的文件精神,医院自5月初即开始布置,落实相关工作事宜。开展诸项工作:


一是领导重视,及早开展布置。医院院领导始终高度重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5月份即在院内召开医务、护理、信息、财务、药剂、宣传等部门联席会议,确定于6月18日(提前文件要求12天)停止门诊抗菌药物静脉输液(儿内科、儿外科、急诊除外),同时要求各部门按此时间点做好系统更新、信息保障、对内对外宣传等工作。


二是及早安排,加强宣传引导。医院于5月5日、6月3日、6月8日、6月16日先后在内网发布四次通知,并充分利用微信平台、短信平台向全院医务人员发布通知,要求医务人员务必提高思想认识,及早开展医患沟通,同时,医院自五月中旬即在门急诊以横幅、告示、电子屏滚动等形式对就诊患者进行宣传。六月份起,医院主动联系各主要媒体,通过报刊、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广为宣传。


三是防止疏漏,做好信息管理。医院采用信息系统手段,更新医院门急诊电子医嘱系统程序,在医师为门诊非儿内科、儿外科就诊患者开立处方时,由信息系统直接禁止开立静脉输液处方,达到了用药管控无死角,真正落实上级主管部门文件精神。


四是加强保障,明确诊治流程。医院一方面对可能出现急诊量增加的内科、外科等急诊科室进行分时段工作量梳理,在可能出现繁忙的时间段安排好加强班;另一方面针对可能出现的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的刚性需求,分别以安排患者住院进一步诊治、建议患者重新到急诊区挂急诊号就诊并以急诊患者身份开立输液处方、建议患者到基层医院输液等方式疏导、落实。


盐城


  以上为综合整理自:今日苏州、新华日报(记者 马薇)、新盐城等

编辑微信:JSSYY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