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识局传媒】闹剧:当性病医院遇上个别媒体!

识局2020-08-06 11:42:43

撰文/老职工 (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就在上周的一个晚上,一位从基层公务员“转型”为“投资者”的老同学亲自跑到省城找我:都准备好了,跟我走,现在。

“投资者”在5年前参与投资了一家专科“生殖医院”(这种医院么,你懂的),位于江苏苏北某地区。大股东是一位王姓闽商,作为前市委常委亲自招商引资过来的金主和三产的典型代表,在地方上营业已有15年的历史。

刚刚过去的15天中,当地的晚报精心策划对其实施了一次精准的“舆论胁迫”,连续4篇批评文章在重要位置刊登,署名为“本报采访组”。

大家很容易猜到事情的过程:当地晚报,报道了一个“男士”来就诊,说“生殖系统”有点不舒服,然后“生殖医院”就进行了一系列检查治疗,大约耗费200元左右,由于“医生说得很吓人(大家自己想象吧),该男士不放心,回家与爱人商量,第二天到人民医院检查,花了10元,人民医院的医生说没啥事,水喝少了。”

于是,“本报采访组”就此话题进行报道和讨论,4篇批评的系列文章释放出来,一篇比一篇猛烈。

于是,“报道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引起读者共鸣,不仅就诊人数大幅下降,还有患者前来讨公道,向各个方面投诉。”投资者和大股东能不着急吗?

下面是我与投资者和大股东的对话(基本内容):

老职工:你不是市委常委亲自招过来的吗?

闽商:今年初换届了,常委退休了,到人大当副主任去了。

老职工:晚报曝光你们,卫生局来了没?

闽商:到现在也没有。卫生局例行常规检查,我们15年来都没问题。

老职工:以前有合作吧?

闽商:以前年年有。到2014年前大致每年20万左右。

(说话期间,闽商接到了市委组织部的一个电话,他向市委组织部反应了,对方核实了情况,说按规定先联系下确定下,然后调查,等消息)

老职工:你也不要抱怨,大家都知道你这种医院赚钱的秘籍,不能光为领导树政绩,也应该为其他单位部门出点血。

闽商:这个我能不懂吗。但他们今年玩得太过分了。

老职工:对了,以前你每年都砸不少钱,他们单位的领导你应该很熟悉吧?

闽商:很熟。到我这里不知道打了多少牌了。就是他们晚报的总编设局的。

老职工:这么不够意思?你们还有前国家领导人的题字呢,镇不住?

闽商(指了指墙上的大照片,最右边的人用纸给遮住了)

照片:是当时生殖医院开门庆典的时候,地方领导来剪彩,大合影。现在晚报的主编,是原来电视台台长,后来调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又调至现在的晚报总编辑。

老职工:应该说这么多年来你们合作挺好的,大家一直也相安无事,怎么突然变卦?

闽商:他们还欠我的合同没履行呢。

老职工:这怎么说?

闽商:去年领导换届,晚报电话来说,不能让新领导看到这些广告,怕影响形象,往后延期。这也很正常,我们都理解,问题是,后面他们没补上,还欠我的。

老职工:今年他们要多少钱?

闽商:40万。

老职工:你该做贡献出血的时候还是要做的。

闽商:现在医院经营下滑,能压缩点就压缩点,他们不同意。并且,沟通中有问题,不尊重人,今年春节我刚从老家来,他们派个业务员,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不是谈生意谈合作的样子,而是把合同直接丢到我桌上,甚至“恭喜发财”的话都没说。反正就一条,你得按照我的要求来做,不做,就开始上负面,整你。是霸王条款。

事情很简单:

闽商的意思是,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但是么,广告还是要投的,大家能不能都相互帮个忙,再说了,2013年你晚报还欠我版面没做,现在还没履行合同完毕就逼着我做新的,从市场交易看,我们福建人的生意经天下皆知,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既然你先不给面子,扣我应该得到的版面,那我干脆就停掉不做。

晚报的意思是,你找常委没用,常委和我的总编也很熟,常委才不会管这种小事情呢,你好意思和常委反应这个事情吗?即使常委知道,估计也不会和曾经搭班子的人说什么。再说了,你给卫生局的好处大家不知道吗?不能管着你的人你才给好处,而且比投给我们的广告费多得多了,我们拿的是点零头,分到个人身上更少了。你医院出点血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你在地方上也赚够了。

闽商:他晚报凭什么来管我?

老职工:为什么就卫生局可以管你。人大可以监督,媒体也可以。这点你思想上要重新认识。

闽商:有错我承认,但这次不一样。是趁火打劫,是敲诈。

老职工:要是你真有医疗方面的问题,估计你也会想方设法摆平。不过,话说回头,既然你说晚报的总编经常来你这打牌,这次你到底有没有和他沟通?

闽商:沟通了,没用。反正我现在不低头,如果我请他吃饭,那他会认为我怕了他,绝不先去找他。

我抽了根烟,暂时休息下,心里想:

第一、 这个事情中,最开心的恐怕是公立医院的生殖科了。其实,通过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的医疗卫生改革是真的相当的麻烦。(这里不谈)

第二、 从向原常委诉苦,而原常委当做不知道,反应出各地各部门各种人事之间的复杂而微妙的关系。

第三、 对这种民营投资的专科医院而言,“出血量”远远超过公立医院,至少是其同等科室。

第四、 作为民企,特别是投资医院的民企和企业主,思维意识理念认知上也有不足之处,平常不注意舆论关系的维护,以为投了广告和主要领导关系搞好了就会永远平安无事。以为找了几个靠山,遇到问题就能摆平。

第五、 反映出当前媒体,特别是传统媒体的生存压力。

我很注意和地方媒体的朋友交道,一位兄弟这样说,“哥,如果为此你都不理解我,我就去跳楼,到时候我就说是你逼我的,你是凶手。”

哎……

(识局君注:部分生殖类民营医院的确有很多不正规的地方,比如乱收费、过度医疗等等,这个不容掩盖。但是媒体不能因此而借机牟利,这是两个概念。A不好,B可以谴责,但B不能因此而胁迫A牟利。)

(感谢识局君的老友老职工来稿,作者电子邮件newsreporter@163.com,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