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牛皮癣医院推荐联盟

一名警察与一位医生对于广东省人民医院陈仲伟医生遇袭事件的看法

警营读库2019-06-06 00:57:03

作者:林小明Vash


陈仲伟医生不治身亡,是令人痛心的新闻。我们更应该警醒,从这些医闹事件中应该改变些什么。

    今天陈主任因抢救无效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据传,这次袭击者是因为几颗牙齿的问题而砍了陈主任几十刀。而且又是一如既往的有精神问题,手法残忍程度令人震惊。

    医闹事件在最近被报道的频率并不低,但是基本都是令人唏嘘的结局——受伤的往往是医生群体。比如上次4月17日鸣枪震慑医闹者至下跪的那则新闻,本应该是拍手叫好的事情,却在某些网站上加上了警察鸣枪震慑医闹惹争议的标题

争议毛线啊争议

    似乎惹不惹争议是一些媒体说了算,就算大家都对这种事情称快,感慨对付医闹者就应该如此,但是一些媒体似乎总是听不进去,觉得我说是争议这就是争议——其实这有什么好争议的鸣枪过程合理合法,而且对于公开闹事扰乱医院就诊秩序的混蛋,难道还需要好言相劝?

    我的好朋友,鱼头,就是一名医护行业的从业人员,他今天来找我,说,“小明,前两天我看到这则相距一两千公里的新闻时,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年头,为了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当陈医生逝世的消息出现的时候,我还是后脊背一凉,就好像那三十几刀下一步就会砍到我自己身上。”

    说实话很多人应该都抱有这样的疑问——二十五年前的那颗牙会不会真的有问题,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究竟是精神病人都有砍杀医生的嗜好呢,还是伤害医生的人最后都会被认定为是精神病人?

    鱼头他一开始还觉得,在这个动不动就群情激愤的世界里,还能有颗牙作为导火索,反而让他觉得差可告慰,但是今天陈主任离世,让他开始彻底的恐惧医生正在面临的极端社会环境。其实一直都想写一点关于医闹的文章,于是和鱼头一合计,我们就产出了这篇文,以两个最具争议的职业——医生警察的角度,来说说看我俩作为一线人员,对于医闹的看法。

    首先必须明确一点那就是:医疗纠纷是普遍存在的,并不奇怪。但是如果上升为闹事而影响到了医院正常运行、危害到医护人员的人生安全,就不是简单的医疗纠纷的问题了。在上升到治安案件或是刑事案件之后,除却医疗事件的受害者这个身份,看待医闹者的眼光,就应该等同于一个涉案人员。

    可能这时候有人会站出来问,难道医闹者就不可怜吗?他们的亲人可能真受到了医院的伤害,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个人来说,完全不支持这种看法。

    第一,如果真的是回天无力,将逝者的死亡完全推责于医院与医生是很混蛋的逻辑。而这种逻辑却似乎被很多人洗白。其次,哪怕是真的认为医院有强烈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也不应当选择“闹事”这种模式,通过打骂甚至砍杀医生,或阻碍医院正常运行来满足诉求。

    在我们中国是有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机制的,而且每个地方都有当地的医疗纠纷人民调节委员会。这些人民调解委员会是足够独立的,不仅仅是由卫生部门,还包含有司法部门的构成成分,是涵盖医学与法律方面的双方专家构成的一个专家库但是我们在报道上却几乎没有见过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出现。如果患者的家属或本人,对医生的工作有疑问的话,在从医院得不到满意答复的时候,完全可以通过这个调解委员会要求调解。

    而不得不承认,现在很多的医“闹”,并不是想通过法律手段去维护自身权益去寻求一个解释,而是单纯想通过闹的办法拿到更多的既得利益因为这样拿钱多,这样拿钱快因此甚至衍生出了“职业医闹”这种扭曲的团体。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自从某些人得知,原来只要找一群人闹一闹医院就会赔钱了事之后,整个社会针对医院和医生的暴力事件就陡然多了起来。一些奔着医闹而去,却实则是想要获取金钱的渣滓们又找到了一条来钱快,风险低,偶尔还能忽悠忽悠不明情况的围观群众给自己壮声势的一条好路子。这种路子对他们来说甚至成为了名利双收的好勾当,一边坐享其成,一边装模作样的哭诉自己的不幸。

    是呀,召集一群家属,或者花点钱去找那些专业的医闹们,拉上横幅,往医院里面一蹲,要不了几天医院就会立刻给钱请求息事宁人。这是多么一本万利的生意。甚至在道德绑架了医院和医生之后,拿到了钱,还想洋洋自得认为医院如果不亏心,为什么要给钱。即便如果真要有警察来,抓进去关两天又放了出来,哪有什么代价!

    多么混蛋的逻辑,多么混蛋的人。试问又有多少医闹,拿到钱之后还去继续追究是否真的是医疗事故?

    这些为了息事宁人而支付的医闹赔款,只不过是用来填平这些闹事者心里的贪欲,而不是用来赔偿真正得到不公待遇的病人。

    在医疗纠纷中,所有以闹事的方式来鼓吹自己受到多少伤害的人,都不值得一丝一毫的可怜。

    说句实在话,中国的医护资源和公安资源一样,是处于一个极度紧张的状态。每次大家去医院似乎都在抱怨,为什么人永远那么多,为什么专家号永远挂不到,为什么黄牛如此猖狂泛滥?这是因为我们的医疗资源远远不足。中国的医保制度,用2%的资源供应了世界15%以上的人口基本医疗,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当然,无法否认的是,现在的医疗体系还有缺陷,但是我也相信这是可以随着时间推移,和社会进步慢慢弥补的。

    然而抱怨完社会对于医者的态度后,鱼头对我说——“医生其实是很强壮的,不然怎么能握着手术刀在手术室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呢。所以真的和病人打起来的话,只要对方不持有凶器,基本是不会吃亏的,放心。”


    听到这句话,我回忆起当下的新闻,发现医生打伤患者的事件几乎没有。是我孤陋寡闻了吗?而后我又回忆起了那个累倒在手术室的宁波护士,那个连续工作23个小时躺在手术室地板上睡觉的陈兴澎医生,那个连做五台手书最后病倒在手术室的丁玉勤医生。这些医护行业的从业人员也一样是用生命奋战在拯救生命的战场上,而记得他们的人有多少,他们的事件点击率又有多大?

    很多无良媒体是希望听到医者医死人的事故,而不愿意去报道这些真正不辞劳苦拯救生命的医生,仅仅是因为前者能带来更多的点击率和矛盾,因为矛盾簇生点击率,而在观看后的争吵则可以带来更多矛盾。

    有些话虽然说出来会有很多争议,但在这篇文章中还是要说出。

    就目前来看,整个社会对于疾病的观念都存在很大误区。就算是阑尾炎手术也是有死亡率存在的,没有人可以指望病人进入医院之后,生死就全都托付给医生。这时候可能有人就会问,死生无法全部托付给医生,还要医生干嘛?

    记住。医生的工作不是手握生死簿,不是可以一笔就把人命给救回来的。

    医生的工作,是跟死神进行拉锯战,是在鬼门关前抢人。或许很多生命因此被挽救,但是也有小概率是无法挽救回来的。作为医护人员,每个医生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当然都希望每一个经过他们手的病人都能得到拯救。当你躺在手术台的那一刻,不会有人比你的主刀医师更希望你活下去。所以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在怀抱希望的同时,也要有承担失望的能力。这不是对某个人的要求,而是对整个社会的要求。

    谁也没有办法保证一辈子健康,总有出事故的时候,或是疾病,或是受伤。无论我们再怎么降低死亡率,死亡就是死亡,它一定会发生。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诚然对于医生来说,提高医疗的成功率与手术的存活率是必须的,但病人不能把对死亡的恐惧和责任都全部推卸到医生身上。受伤可能是天灾,可能是人祸,而疾病可能是长久的不良生活嗜好习惯造成的。如果病痛的恶化是因为医院或是医生的失职造成的,那么自然医院和医生要承担下责任进行处罚与赔偿但是把无法治愈的责任全部都推到医院或是医生的身上,是一种特别混蛋的做法!

    在近几月对待医闹的态度中,作为警察,我很开心的看到越来越多的医院使用强硬的法律手段来制止闹事,鱼头也很欣慰,因为一些医院可以出面挺直腰板,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而我们也希望这种趋势可以被整个社会所认可,并形成一种打击医闹的良好风气。

    而前几天那名对医闹鸣枪示警的警察,真的是个有勇气的好同志,他开了一个好头。现在许多的院方觉得用赔款来息事宁人的态度可以最快解决事情,其实这就是对医闹的纵容,应该当即停止。这种纵容只会让更多的恶性医闹发生,患者与医生一样是平民百姓,为什么患者就可以挥刀相向,凭什么轮到了医生就得跪地求饶引颈待戮?警察鸣枪制止医闹,要求回归秩序的正常执法行为,凭什么被一些无良媒体诟病为是欺压百姓?

    说到百姓,白衣天使与人民卫士出自于百姓,以医闹牟利的混蛋一样出自于百姓。患者是百姓,医生就不是百姓了吗?难道今日死于屠刀之下的陈医生不是一位无辜的百姓?

    犯罪的人、投机取巧的人,越来越喜欢用百姓两个字来为自己做掩护,不断的钻法律的漏洞。这就是对于医闹的惩罚力度远远不够而带来的放肆,就好像民粹喜欢用民主两个字来堵住别人的嘴。无非是谁闹得更欢,谁的声音更大,谁就是胜利者。

    这样想来,更加悲伤。

    没人否认说,医生群体里就不存在害群之马。比如这次莆田系风波就很好的证实了这点,然而莆田系风波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很多连带的医生群体,虽然他们兢兢业业,他们救死扶伤,但是也被很多人一竿子打死成为“无良”。这是很不公平的事情,医生如此,警察亦然,一些害群之马造成的恶果却要群体里的其他人承担。

    医生并不是决策者。药价贵,手续多,并不是每个负责医治患者的医生可以决定的事,而是我们的医疗制度的确存在需要改进的部分。医生与患者,本应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成为一同努力推进医疗体系改革的战友,却又被那些无良媒体、专业医闹、黑心民营医院的手生生撕裂。而医生却成了代罪羔羊,要承担整个社会对医疗体系的期望和压力。

    媒体为了噱头的失职报道,就应该让当事媒体处分发布人并严整机构;医闹者为了一己之利使用同情扰乱社会秩序,就应该严厉打击并追究责任;黑心民营医院单纯追求利益而不顾病患痛苦;就应该取缔并严肃处理经营者。谁犯罪,谁受罚。这种不可承受之重,不应该让所有的医生或是警察来承担。若不由真正犯下这些罪责的人来承担,那么这种压力之下的冤魂,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会越来越多。陈医生之今日,你我可期。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许多患者不相信医生,是因为我们的医疗体系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让我们扪心自问,那对于患者,或是医生来说,究竟什么可靠呢?有什么可靠的东西,可以让患者都能得到满意的治疗,也能让医生的权益也得到保证?

    那么当然是制度最可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让大家能够相信整个医疗制度,而不是相信某个医生,当然我也明白,这条路真的会走的艰难。无良媒体和医闹专业户依然存在,诳语指责警察制止医闹是执法过当的公知也依然存在。然而正因为艰难,才需要所有的人多一些信任和团结,把这条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

    我们的社会需要关注的,并不是某个事件对某一个体的严惩;而是这个事件对我们的制度有怎样的推动和完善的作用。我们不能一次一次的在同一个问题上跌倒,因为付出巨大代价的,不仅仅是医闹中的医生个人,而是整个社会。

    这一次次的医闹事件让我们的社会在不断撕裂——当我们要求患者、或是医生从某种制度上去寻求维护自身权益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审视,这个制度是否合理,是否具有可操作性,是不是还有模糊的地方,甚至可以被人为操纵的灰色地带

    只有等到我们的医疗制度真正趋于完善了,再回忆那个医患纠纷激烈的年代的时候,才会有人敬佩的看到,在那个医生难当的年代里,有一群白衣天使,为了一个大家都能安心看病的未来,无怨无悔的努力过。

    最后,愿陈仲伟医生能在天堂安息。我们一定奋战至你不会平白牺牲之日。
回复APP下载手机版刑事治安法规查询软件,已支持苹果手机。

小编微信号:jingce2016投稿邮箱police2016@qq.com